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佣兵游戏 >> 正文

【丹枫】乙儿(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乙儿是一只城市雌性小家鼠。其实乙儿的祖先是生活在森林里的,是鼯鼠的近亲,前辈们搬迁到城市来生活,是想接近人类然后通过人类来实现祖先遗传下来的心愿。

这是一个干净美丽的小城,乙儿就出生在这个城市。和人类生活在一个城市里,没多久,乙儿就对人产生了兴趣。和其它的物种相比,人类有很多很多的奇怪之处。比如,他们能做出各种各样的捕捉老鼠的器具,每一种器具都做得那么精巧、玄妙甚至是好玩儿。庆幸的是人们对老鼠还知之甚少,并很少注意,这样乙儿就不用有过多的担心了。

一场小强度地震即将发生。地震给人类造成的恐慌与混乱对乙儿来说是个好机会,它做好了准备。

一天早晨,地震在预期中发生了。本来这场地震的破坏力并不是很大,但人们却把这种有限的破坏力放大了无数倍。商店关门了,工厂停工了,人们也不敢回家了。大街小巷搭起了无数的帐篷。政府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面对不敢回家的百姓竟然一言不发。

乙儿在人类丢弃和散落的物品中寻找着有用的东西。它东转西看,转来转去,它来到一个垃圾箱旁,它敏锐地嗅到一种气味,这种东西引起了它的兴趣,那是人类的一种药物。乙儿有些困惑,在所有生物中只有人能做出千奇百怪的所谓的“药”来,却只有人患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疾病。人类看似很聪明,却并不知道药物为什么能治病或者为什么要用药物来治病。

乙儿感兴趣的东西在垃圾箱中的一个纸袋里。它避开其它的东西,终于找到了爬进去的路线。乙儿并没有急于打开包装,这种东西散发出来的气味足可以让乙儿知道它的成份与作用了。它需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感知这种东西的作用,然后决定是否要把这种东西带到家里去。

正当乙儿兴趣正浓的时候,一个焦急的孕妇匆匆向这边走来。乙儿以为躲在纸袋里没问题,没想到孕妇找的就是这个袋子,她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袋子里。当孕妇抓起纸袋,乙儿想走已经来不及了。孕妇虽然瞪着眼睛往袋子里看,但袋子里东西多,她并没有看到乙儿。她伸进手来在袋子里一通乱翻。突然她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心里一喜,这正是她要找的。原来,她的钥匙不见了,到处找不到,这才想起刚才扔了一个袋子。她的钥匙上拴一个毛茸茸的假老鼠饰品。她拿出来,老鼠还在,可是好像少了钥匙,当她仔细一看,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孕妇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瘫软在地。

孕妇的家人手忙脚乱、大呼小叫,最后送往医院。还好,医院没因地震关门。

人没什么大事,只是胎儿早产了。

孩子虽然早产,但母子平安。医生说,早产对大人和孩子影响都很大,由于抢救及时处置得当,目前看大人和孩子基本正常。又观察了几天,孩子很健康,家里人很快变恐慌为欢乐了。前几天,一家人恨不得把“那只可恨的老鼠”剁成肉泥,现在光顾着高兴了,那个话题也就暂时放在一边了。

在一段时间的精心照料中,母亲身体开始恢复,孩子更是一天一个样儿。全家人别提多高兴了。

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给孩子起名字。就这个名字,全家人不知费了多少脑筋和周折,可最后还是拿不定主意。

一天,孩子的爸爸在街上遇到一个算卦的。本来他并不相信这种席坐在路边的邋遢先生,但无意间他与先生目光相对,对方的眼神却一下吸引住了他。他蹲在先生的对面。看上去要饭花子一样的先生,神态却很矜持。

“我生了个儿子,名字还没选好。家里人想了很多,意见不一致。”简单搭个话,他直奔主题。

“这个并不难。”先生表现出了自信的微笑:“来,先说说你们起的名字,我听听。”

“我姓王,我想管儿子叫‘王子’,大气响亮,将来必成大业!”一说起儿子,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眼睛就放出亮光。“你看看行不行?”

先生端详着他,揣摸着他的心理。当然不能说“行”了,如果说“行”,这钱就挣不成了。

“嗯,王子,这个名字不错。但好名字也有缺点。”

“怎么?什么缺点?”

“名字太大容易压人,就怕孩子承受不起。”

孩子爸爸眼睛里的光亮马上暗了下来。

“这样吧,”先生说,“我在王子后面再给你配上个字,既保持原名的高端大气,又能防止名字太大克人,你看怎么样?”

“哦,好好好!”孩子爸爸立马又恢复了精神头。

先生一看有门儿,开始盘算下一步。他拿出纸笔,写了一个“2”字。他要从两个字的名字与三个字的名字有什么区别入手开始分析。这个玩世不恭、穷困潦倒的算卦先生喜欢随便编些瞎话将有求于他的人玩弄于掌股之间,再顺便挣点酒钱。

孩子爸爸接了个电话,回过头看到先生在纸上写了一个“乙”字。先生正在心里措辞呢,孩子的爸爸嘴里念叨着:“乙!乙……这个字挺好!”

先生一时发蒙,本来心里的头绪还没理好,他这一念叨,反倒打乱了他。他楞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蹲在对面,把‘2’看成‘乙’了。”

先生是见过世面的,表现得很镇静,顺着杆儿就爬了上来:

“起名字不能光好听,中国人太多,好听的名字用多了就俗了。有的家长把名字弄得很繁琐很拗口,这只能给孩子带来麻烦。‘乙’这个字超凡脱俗,不但好写,而且有新意、不俗气,将来当官了按笔画排序时占优势……”

先生表面平静地说着,心理却吃了一惊。像这样笔画极简极繁的字,一般是不在名字上用的,尤其是这个“乙”字,在古书上有很多的渊源故事,同时又是无心撞上了这个字,这里必有说道。

孩子的爸爸高高兴兴地掏出钱来,准备付钱。先生则推辞:

“算了,你的儿子将来宏图大业,是个有大作为的人。这钱不收了。”先生嘴上这么说,心里想:“这个‘乙’字可不是我给你起的,也许是命中注定这个孩子非同一般吧。我游戏江湖几十年,还很少遇到这事,骗点钱可以,但这钱我可不能要。”

孩子的爸爸见先生坚持不肯收钱,也就算了。

回到家和家人说起这事,爷爷奶奶没说啥,妈妈心里感觉不满意,说,听到这个名字总是想起“孔乙己”。爸爸本来挺高兴、挺满意的,可孩子妈妈不愿意,这也不成啊。

爸爸最终拗不过妈妈,最后,孩子的舅舅交际广,帮助联系了一位在省城非常有名气的大师。

这一天,孩子的爸爸、妈妈和舅舅早早开了小半天的车,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大师家。大师就是大师,家中的气派不同凡人,门外豪车不断更是印证了他显赫的地位。原本预约的上午,但由于“贵客”不断,他们一直等到傍晚。本来大师一天劳累想休息了,看他们等这么久了,心生慈悲,接待了他们。

大师问明来意,先给他们上第一课:名字是不能乱叫的!关于名字的深奥学问不讲清楚,怎么能称得上大师呢?爸爸不甘心,说自己给孩子起个名字叫“子乙”。

大师问:“你这‘子乙’是什么来历?”

爸爸在家时振振有辞,此时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师心里有了底:“你这名字有大问题,自古阳干配阳支,阴干配阴支,子为阳支,乙为阴干,二者不能相配。再说了,天干地支相配,只有天地可用,普通的凡人用这个当名字会出大问题……”先生滔滔不绝,两口子听个晕晕乎乎。

“你就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吧。”爸爸看天色已晚便插嘴道。

大师看火候到了,话锋一转:“如果想借天地之灵气,在天干地支中选一个字倒是可以的。子鼠、丑牛、寅虎、卯兔,子是地支的第一位。”大师问了小孩的生辰八字,又摆弄了半天手指头:“这孩子是锦毛鼠转世,用子字不错。叫王子,大气但有些肤浅。我再给你加一个字,‘浩’,浩然正气,笔画为‘十’,十全十美,将来必成大业!”

几句话下来,孩子的爸爸妈妈心里豁然开朗,心里甭提多舒畅了,随后掏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呈上。

大师心里也高兴:“那我就不客气了!”

孩子的爸爸赶紧说:“哪里哪里,以后少不了登门拜谢!”

当天回来已经半夜。第二天,爸爸妈妈虽然睡足了觉才起来,但还是带有一些昨天旅途的疲倦。可孩子的爷爷奶奶对孩子的名字似乎有些不太上心。孩子的爸忍不住说:“终于给孩子起了个好名字——王子浩!”

爷爷念叨着说,还是叫乙儿好。

孩子的奶奶嘴一撇,心里说:“王子浩,浩子王(耗子王),这孩子早产,生下来就分量小,像个耗崽子似的,偏偏又起这么个名字!”奶奶几次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一想是大师定的事,改不了反而凭添几分晦气,几次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当时起名叫“乙儿”的时候,虽然还没确定,孩子的爷爷就天天地叫起“乙儿”来,即使到后来还忍不住经常叫孩子的第一个名字:“乙儿”。

孩子开始懂事的时候,爸爸妈妈便告诉孩子:“你的名字叫‘王子浩’,小名叫‘子浩’。”

“我不是叫“乙儿吗?”

“不是。”

“那谁叫乙儿啊?”

“是别人。”

“别人是谁呀?”

此时电视正在播放一个老鼠的动画片,“嗯……,是只老鼠,有一只老鼠叫‘乙儿’。”妈妈随口说道。注意,本文中的乙儿是指那个小老鼠,而不是这个小男孩。

自从那次地震以后不久,小区的各个角落里就被布上了老鼠药。这些鼠药都是那个早产的妇人弄来的,每一粒药上都沾染着她的气息。这些药对乙儿并不构成威胁,但这里还生活着几只另一种类的老鼠——传统的家鼠,它们对鼠药的辨别能力较差,因此不幸被毒死了两只。乙儿看到这一切,它没有悲伤,也没有气愤。乙儿没有人类那么复杂的感情,所以在地震要发生时,它不会提前提醒人们,它也不会因为人们受灾而幸灾乐祸,虽然人类一直很仇视老鼠。一切顺其自然,这是乙儿的处事之道。

乙儿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如阳光般灿烂。乙儿也最喜欢阳光。当阳光透进它的身体,它能感受到自身每个细胞的健康与舒服。阳光,也能帮助它把自己各个系统调整到最佳状态,所以,乙儿是从来不会生病的。

来自人类吵嚷的声音引起了乙儿的注意。小区一处宽敞的树荫下,几个人正在围观两个下棋的人。

乙儿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一群人喜欢在那摆弄几个毫无用处的小木块。后来才知道,那是人类在下棋。乙心想,说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一点都不假。人从生下来就喜欢争夺与争斗。当他们找不到任何理由争斗的时候,他们弄出一个伟大发明——下棋。本来没有任何意义的棋子,被人们弄出无穷无尽的招术、套路与变化来,他们以这种形式无穷无尽地来分别着人与人之间的胜与负、成与败。取胜的,得意洋洋、喜形于色;失败的,垂头丧气,心烦意乱。围观者不自觉地参与其中,通过竞技与博弈挑动着骨子里的喜怒哀乐等情绪。人类的大脑很发达,但他们的行为基本都是由着性子来的,即使那些看似理智的行为,其实也是由本性在支配着。

乙儿远远地注意着他们。一个年轻的围观者情绪上升的最快,几乎到了失控的地步。他不断地帮忙支招儿,还对弱势一方言语羞辱,赢得了围观人群的阵阵笑声。输棋的人是个长者,他本来就心浮气躁,又被一个年轻人羞辱,脸上挂不住,便恶语相加。年轻人气盛并不相让,长者没有讨得任何便宜,一时没忍住动起手来。年轻人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与之争斗,但也没让长者占到便宜。长者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抖。这时,长者的儿子来了,见老爸受辱二话不说抄家伙冲了上来。围观的人这时想劝解拉仗已经来不及了……

当然,乙儿体会不到什么是“惊心动魄”。最后,两人都受了伤,其中一个严重的已经倒地不动了,红得耀眼的血液在不停地流着。

嘈杂、救助、议论……渐渐恢复平静。

乙儿趁没人的时候来到那一大滩血前,趁温度尚在它嘬了几口。乙儿喝这个可不是为了填饱肚子,人类的血液并不在乙儿的食谱上,除了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外,主要是因为人类的血其实是很脏的。今天,乙儿是为了得到血液中的某种东西。

但让乙儿没想到的是,新鲜的人血在乙儿的身体里迅速发挥作用。愤怒、冲动、痛恨,好勇斗狠等这些乙儿从来都没有过的心理情绪迅速占据了乙儿的脑子。它首先想起那个早产的妇女一家人。恨是什么?愤怒是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类的血液让它决定报复人类。

天黑以后,乙儿来到楼上一个通过管线的空间里。它先嗑开两根电线的外皮,再把不远处一个塑料水管嗑漏水,然后它来到子浩家门外躲了起来。不一会,整个单元停电了。随后,就相继有人家拿着手机当手电,吵嚷着出门来查看原因。乙儿趁机进入子浩家。

今天的夜,静得出奇。当人们都进入梦乡的时候,乙儿则刚刚睡醒,它开始行动了。乙儿想着用什么办法进行报复,它有很多选择。乙儿盯住了那个孩子。小孩子的生理系统单纯而又脆弱。

室内已经关灯了,但乙儿并不知道什么是黑暗。它顺着床腿爬到孩子的床上。它发现孩子虽然睡着了,但手里仍然拿着一个玩具小老鼠。再看他的身边和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玩具鼠。人类是敌视老鼠的,但这却是一个喜欢老鼠的孩子。乙儿的心受到了触动。

安徽癫痫病专治医院
广西哪家医院是治疗癫痫
辽宁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恨如头醋网 | 小学学籍档案查询 | 泡泡堂手机版下载 | 销售员工激励方案 | 跳绳后的拉伸动作 | 在工作中成长 | 孕婴用品批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