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家庭农场注册登记 >> 正文

【江南和鸣】三月,花开正浓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晚的城市有些魅惑人心的力量,夜晚的星巴克,一点点幽蓝,几许橙红,于是便惬意地勾勒出一种暧昧的色彩。她其实没有太多想要表达的东西,于是便沉默地选择了星巴克的一角。杯中的拿铁已经冷了,慕斯也上了好一会儿,她依旧托着下巴望着桌上的食物发呆。

“等了很久吧,哎,大晚上还堵车!”刚进门的女子径直朝角落里的她走来,刚落座便抱怨了一句,一身火红的真丝小礼服让她显得高贵而性感。

“刚到不久呢!”她依旧精神不佳地望着桌上的食物,转而又极度疲惫地望了一眼面前的女子。

“具体情况想必你都知道吧,怎样,什么时候见面?”红衣女子笑着说。

“可以不见吗?”她莞尔一笑,伸手端起面前的咖啡杯。

“你今天让我来就是想取消见面?你哪根筋不对?”女子斜睨着望了她一眼,随后叫了服务生过来点单。

“就是觉得挺没意思,也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她又清浅地笑了笑,看不出是喜是悲。

“你莫不是还记挂着哪个人?”女子挑起眉毛一笑。

“你指的是谁?”

“你心里清楚。”女子暧昧地笑笑,随后伸手拿走了她面前的慕斯蛋糕。

“说真的,我确实没兴趣,但你们若是执意要我们见面也行,不过,安阳,如果有什么不太好的结果,我希望你最后也能这样笑着跟我说话。”她清浅一笑,随后啜了一口咖啡。

“夜雪,不是我夸他,陈子墨确实是个好男孩,不论是外貌人品还是其它,我相信都不会让你失望。如果我再年轻几岁,说不定我也会跟他恋爱试试。”安阳璀然一笑,原本就精致的面容此刻越发显得美艳。

“我真希望你老公突然出现在这里。”夜雪浅笑着说。

“我是说真的,我真觉得陈子墨很配你,所以才会这么执著。”

“安阳,你应该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并且死心塌地。你们找我无非是因为我这样冷冰冰的态度对大家都好,因为我不会喜欢他,所以如果我和他在一起那么大家都开心。”

“你听谁说的?”安阳挑了挑眉,眼中露出些许不耐烦的神色。

“你不会忘记如烟是我的朋友了吧!”

提起这个名字,安阳陡然愣了一下,飘忽的眼神没有继续看夜雪。

“你们还真是好玩,让陈子墨和如烟产生误会,然后再撮合我和陈子墨。论外在条件,我不认为我能比得上如烟,所以我很不理解你们这样做的目的。我并没有什么庞大的家族背景,所以就算我嫁给陈子墨也不会对陈家的企业有什么帮助。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夜雪狡黠一笑,又抿了一口咖啡。

“你真不好对付。算了,你要见便见,不见的话我还会安排别人。以陈子墨的条件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不论是家庭背景还是外貌,再或者是头脑,他都有着绝佳的优势。反正在众多追求者中总有一个能入他的眼,到时候他根本就不会记得柳如烟是谁。”安阳说完大口地喝着杯中的卡布奇诺,似乎是在发泄。

“我并没有说不见啊,我只是好奇你们为什么找我而已。”夜雪依旧微笑,但同时她的脑中迅速掠过柳如烟的脸,忧伤而绝望。

“那好,等我跟那边约好了时间再告诉你。最后,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她!”安阳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起身往外走。

她知道夜雪的习惯,所以她没有邀她一起走。走了几步安阳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她,只见她依旧望着面前的食物发呆。安阳暗自笑了笑,转身离开星巴克。

城市的灯火依旧明媚,仿佛根本就没有真正的黑夜,不论在晚上的什么时间,霓虹总是不知疲倦地闪烁。此时的一切与柳如烟走的时候并无不同,仍是一样的街景,一样匆忙走过的人群,只是当年那个跟夜雪一起嬉笑的柳如烟已经不复存在了,留下的只有她曾经留在这个城市的稀薄记忆。

她仍记得柳如烟失踪后自己收到的第一条短信,那是柳如烟从异地发来的消息,陌生的号码写着:已经离开,一切安好,勿念!

看见那几个字,她脑中蓦地映出了柳如烟的脸,忧伤的眉目仿佛丧失了一切属于生命的活力。她从来都不知道柳如烟会那样疯狂的爱上一个人,那个对一切都不在乎的她居然也会真的为一个人心动。在那个隐匿了雨水的秋天,柳如烟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独自在这个城市寻找陈子墨,最终她失望地离开了这里,去往了一个夜雪不知道名字的地方。

时间过得真快呢,冬天迅速的抽离,而陈子墨也突然地出现了。夜雪禁不住在心里清浅一声感叹,然后又笑了笑,继续喝杯中早已凉透的咖啡。

走出星巴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意料之中的,陈子墨出现在她眼前。

“我在等你!”陈子墨靠在蓝色的跑车上望着夜雪冷冰冰地说。

“我知道!”夜雪淡淡一笑,然后朝他走过去。

比起第一次见他,陈子墨显得单薄了许多,暗淡的双眸像是深深地嵌在脸孔上,双目深邃而失去活力。

他帮她拉开车门,待她坐好才转身钻进驾驶座。

“为什么要答应他们?”陈子墨启动了车,直截了当地问。

“为什么你的第一句话不是问我柳如烟在什么地方,又或者,你应该要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失踪?”夜雪笑着说。

“如果如烟有告诉你她的所在地,那么我也就会知道。至于我为什么会失踪,失踪后又去了哪里,这些事情就算解释也是该跟如烟解释。不是吗?”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呢,不过,既然大家都希望我们在一起,那我又何必拒绝呢?”夜雪淡淡一笑,似乎对此并不反感。

“如此看来,即便我要求你退出你也不会同意吧!这是何必!”陈子墨面容冷淡地说。

“因为已经答应了。”

“是想逼如烟出现吧,虽然你有她的号码但是你却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然而你们心里都清楚,如烟一定会看你发的短信。”

夜雪笑了笑,并不说话。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根本就不会出现?”陈子墨依旧是淡淡的表情,只是眼神却更加悲悯了。

“自然想过,如果我跟她说我要和你结婚她都不出现的话,那么她会祝福我们的。而且对她来说,与其把你让给别人,还不如让你跟我在一起。”

“你好像真的知道她在哪里?”陈子墨疑惑地望了夜雪一眼,没有继续问下去。

“你刚刚不是很自信的吗,认为只要我知道的她就一定会告诉你!”夜雪淡淡地说着,如同自言自语一般,丝毫没有要看一眼陈子墨的意思。

陈子墨陡然刹住车,然后转过脸看她。他的脸庞很温和,眉目间却透出一种森冷的气息。即便她没有看他,也依旧感觉到了这种压迫感。

“我什么都不知道。”夜雪转过脸冲他轻轻一笑。

“她父亲怎么样了,公司保住了吗?”陈子墨又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一脸淡然地望向前方。

车停在路边,窗外薄凉的空气缓缓渗透进来,两人都静默了一阵子,不再说话。

“没什么,注定的事情而已,跟最初比起来好歹还拖了一阵子,能解决的事情也都解决了,大家都很好!”许久,夜雪这样浅浅地说了一句,随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陈子墨。他依旧紧闭着唇,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凸起。夜雪自然是明白的,他没有不恨的道理,但是反目成仇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柳如烟想看到的吧。

“真的没事,大家都很顺其自然地接受了,所以你也不必怪谁或是自责。”夜雪又补充了一句。

陈子墨陡然回头望了她一眼,黑色的瞳孔骤然透出一股凌厉的气息,他的表情像是很排斥自己被她看透。不过,转瞬之间他又变得冷淡且面无表情。他们并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早在柳如烟介绍他们认识的时候他就发觉了她那双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黑色瞳孔。也罢,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被看透也好,归根结底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

“告诉她,如果她不出现,那么我会按照大家期望的跟你结婚。”陈子墨说完启动了车。车窗外的景色开始迅速向后退去。

夜雪“嗯”了一声,声音很轻,也不知道陈子墨是不是有听到。她冲着车窗上映出的脸笑了笑,然后打开车窗抬头望着夜空不再说话。

才过了几日,夜雪和陈子墨便被安排相见。与其说是见面不如说是相亲,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咖啡馆的长椅上面对面坐着,但其实还有很多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夜雪一直沉默地喝着咖啡,陈子墨也一直心不在焉。

“她会来吗?”许久,陈子墨才这么问了一句,他用他那双深邃的瞳孔望着她,像是要洞穿她的谎言一般。

夜雪依旧默不作声,没有任何的悲喜表现在脸上,只是静静地喝着咖啡。

“她对你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夜雪似笑非笑地望着陈子墨,让陈子墨很难明白她的意图。

既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问,那么就索性不要回答。陈子墨如是想着,于是两个人便再次恢复了最初的光景。完全陌生的气息,像是两个不认识的人被硬生生安排坐在一起的样子,感觉很别扭。

“下一次我们见面就该是结婚的时候了吧!”夜雪一边搅动着杯中的咖啡一边笑着说。

“嗯。”陈子墨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新娘非柳如烟不可吗?”

“这不是我能改变的事情,能做的我都做了,其结果是我做什么都是徒劳。我没有帮到她父亲,也没有改变母亲对她的看法。”

“人心本就是不容易改变的。何况如烟最初接近你也确实是因为你的家产丰厚,以为你可以帮到她父亲。”夜雪依旧浅浅地笑,只是她的笑容越发没了温度。

“如果因为我的家世好才让如烟对我另眼相看,那我为什么要拒绝她对我的好呢。如果没有这些外在条件,也许我们根本就不会认识,那我也不会发现自己可以真心爱上一个人。”

“她果真是幸福的啊……”夜雪说着这些的时候并没有笑,她的表情反而显得很悲伤。

“说起来我倒是真该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为我创造了条件。其实在如烟还未曾发觉我的存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她了,那个时候一直想要认识她。直到最后她主动接近我,我才有了机会。家世这种东西,不是你利用我就是我利用你,谁能保证对方心里是干干净净的感情呢!但是如烟不一样,她接近我的时候就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她的目的是我的家世,因为她善良,不希望我被伤害,于是可以对我坦言一切……”

“因为善良,所以她伤害的不是你是她自己。明明早就爱上了你却还要说自己是因为金钱才跟你在一起,苦苦挣扎换回来的是什么呢……”夜雪打断了陈子墨的话,一脸悲伤地望着杯中的咖啡说。

“你说她早就爱上了我?”陈子墨疑惑地望着夜雪,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虽然安阳的废话很多,但是有一点没错,你的家世你的外貌还有你的才华,无一不是吸引女孩子的条件,而如烟不过是众多傻女孩中比较聪明的一个,所以才能吸引你。”

陈子墨篡紧了拳头,摄人心魄的黑色瞳孔透出强烈的压迫感,像是在努力抗争着什么。

夜雪静静地望着他,突然就扬起嘴角笑了,像是在嘲笑他,亦或者是自己。究竟自己为什么要同意跟陈子墨在一起,她也不明所以。

“她在哪里,你告诉我!”陈子墨望着她,目光森冷。

“我找不到她了……”夜雪依旧在笑,笑容冰冷而残酷,她低头望了望杯中的咖啡,一勺一勺地舀进嘴里,苦涩的味道一直渗进心里,搅得她心里有些压抑不安。

“那你,会喜欢我吗?”陈子墨突然笑了,满目淡然地问她。

夜雪望着陈子墨,陡然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既然我有这么多吸引人的地方,那么你会被我吸引吗?”陈子墨的表情突然变得很邪恶,像是突然捕捉到了什么信息。

夜雪没有回答,更确切地说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并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答应他们的要求,而柳如烟也并没有明确要求她必须跟陈子墨在一起,那么,为什么她会同意嫁给他,嫁给一个永远都不会真心爱上自己的人?

“如果她不出现,我会娶你。”陈子墨又重复了一遍上次见面时的话。一字一顿,说得掷地有声。

夜雪望了他一眼,逃也似的离开了咖啡馆。

他望着她的背影,渐渐拧紧了双眉。他心里有种感觉,仿佛,他真的要失去柳如烟了,也许他再也没有机会见她。他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很久,然后离开咖啡馆往停车场走去。那些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此刻应该正在他的车附近等着他出现,想到这里,陈子墨便打消了取车的念头,转而往回走。

阳光还很暖,春日的花香阵阵扑鼻而来,有一些记忆,悄无声息地在心头攒动,关乎思念或者离别。他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默默地走,身边的位置似乎还残留着柳如烟的余温,仿佛此刻的他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被她拽着手到处跑,如孩童一般露出温暖干净的笑容。

终是到了婚礼,距离见面也不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终于要面对了。母亲是高兴的,因为她不能掌控柳如烟,但是她认为自己可以掌控夜雪。至于柳如烟对他的感情亦或者他对柳如烟的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她一手建立的家族企业可以稳步发展,不受任何威胁和利用。

柳如烟没有来,夜雪也没有来,只有陈子墨一个人的婚礼,仿佛要变成一场闹剧了。

陈子墨穿着整套白色的西装,胸口的红玫瑰如血液一般诡异绽放,他静静地等待着母亲来为他收场,这一场闹剧既然是她一手操办的,那么她也该亲自让它闭幕。

“告诉新娘,如果她敢让我难堪,那我绝不会放过她!”陈子墨听见母亲对着电话如此吼了一声。突然地,他便笑了,笑得伤心而绝望,如同柳如烟离开时的表情。

“夜雪说想举办一场终身难忘的婚礼,希望新郎能马上赶去她那里。”安阳挂了电话急忙走来对陈子墨的母亲说。

哪家颠症治疗医院好
南京医院癫痫病那家医院好
小儿早期癫痫病如何治疗好

友情链接:

恨如头醋网 | 小学学籍档案查询 | 泡泡堂手机版下载 | 销售员工激励方案 | 跳绳后的拉伸动作 | 在工作中成长 | 孕婴用品批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