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家庭农场注册登记 >> 正文

【江南和鸣】一支金笔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只金笔,书写几代人的情怀。那金闪闪的笔尖,流淌曾经的岁月。它终于完成了使命。电脑时代让它退出历史舞台,电子邮箱取代了亘古的鸿雁传书。如今它静静地躺在书柜的一角,回味着自己走过的书写历程。笔耕了几代人,终于无憾地休息了__序

一)

在中国古老的传统中,流传着这样的习俗:就是在孩子满周岁的那天,举行抓周仪式,那仪式既庄严又神秘,给孩子的未来凭添一丝憧憬与无限希望。

在一个古老的小山城这样的仪式正在进行……

一个小女孩今天正好满周岁,她的名字叫慧。这个名字是爷爷给起的,饱读诗书的爷爷希望小孙女能像李清照那样既优雅又聪慧。

慧在母亲的怀里,睁大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奶奶正在桌前摆放一些东西,花花绿绿的,稀奇古怪的,还有那好吃的,她的一双手在空中不停的乱动,想挣脱母亲的怀抱,跳上那比自己高很多的八仙桌。

桌上的东西摆满了,有奶奶喜欢的纸币、绣线,有妈妈喜欢的旗袍、丝帕,有爷爷喜欢的诗词、算盘,还有爸爸喜欢的小说、金笔。更有慧喜欢吃的零食、糖果……

当一切准备停当,慧被放在桌上。她的眼睛转来转去,身体爬来爬去,东西多得令她眼花缭乱。突然在满满的一桌子东西中慧发现了宝贝,她伸出小手忙把一只乌黑发亮烫金的古色古香花纹的金笔抓住,并紧紧地不放。任凭糖果零食的引诱就是不放手,乐得爷爷合不拢嘴,连说小孙女像他,慧的前生一定是文曲星。

奶奶可不高兴了,她希望慧将来能像她有一手好的女红。孔子曰:女子无才便是德。她见过识文断字的女人,因为一部书而让家里凌乱不堪,也见过那些识几个字的女人自命清高,将生活弄得稀里糊涂。

母亲没有爷爷那样高兴,也没有奶奶那样沮丧。她认为慧在抓周的时候应该抓住那漂亮的丝帕,那样的女人将来才优雅。

父亲和爷爷的想法一样,说不定慧前生真是文曲星,今生下凡。

抓周仪式在快乐中完成,慧抓住金笔不放,成为以后的笑谈。

第二年,慧两周岁,能随着爷爷吟诵唐诗宋词。稚嫩的童音背诵起唐诗来,那韵味令爷爷叫绝,也让这个家庭充满快乐……

三岁那年,父亲教慧写汉字,父亲的钢笔字极好,遒劲有力漂亮,爷爷对父亲的字也赞不绝口。汉语拼音父亲也与时俱进新学的,教女儿还是绰绰有余。爷爷读私塾写的是繁体,查字典是康熙,所以,只能教唐诗宋词。

在爷爷的怀抱里,慧一边吟着诗,一边漫无边际地拨着算盘,哗啦啦的声音,慧喜欢听,爷爷更喜欢。

不知道哪天,慧能一口气背出九九口诀,乐得爷爷逢人就说:我的孙女真聪明,将来一定是个女才人,只可惜是女孩子,要是男孩子那还了得。

欢乐嫌日短,寂寞嫌更长,转眼慧已经四岁了。

那年爷爷病故,家里添了弟弟。辞旧人迎新人在这个家里上演……

二)

爷爷病故是六二年,那是国家连续三年经历自然灾害最后一年。慧四岁已经有了记忆,她记得那天奶奶哭得很伤心,嘴里不停数落着……

但那年奶奶最开心,弟弟的到来让奶奶抱了大孙子。孙子是家族的希望,孙子是奶奶的心头肉。

慧七岁上了小学,在同龄人中她的聪慧她的天赋显露无疑。被老师夸赞被家长们羡慕,也令父亲感到骄傲。只是在重男轻女的奶奶和母亲的眼中,女孩子不要太强了,不要太风光。简短捷说,慧小学毕业,升入初中。

开学那天,父亲从一个精致的小盒里拿出金笔,那只漆黑发亮烫金的金笔,就是慧抓周的时候抓住的那支笔。父亲将笔递给慧,告诉她金笔的来历……

原来金笔有着不寻常的经历:这支笔是慧祖爷爷用五块大洋在盛京洋行买的,那支笔笔管漆黑发亮,笔帽有着古色古香的花纹是烫金而成,笔尖才是纯金铸成。书写流利,那墨汁源源不断地从笔囊顺着笔端涌出,且耐磨。经历了三代人依然崭新。

祖爷爷是教书匠,是远近闻名的校长。他的弟子遍布全国各地,知识救国让他一生投入到教育当中去,当初就有:家有三斗粮不当孩子王的口头禅,慧也听奶奶说过:只会读书的人,别的不会才成为教书匠。可见,奶奶对读书人的理解。

这支笔伴随着祖爷爷几十年的光景,它见证了祖爷爷奋笔疾书的激情,也见证了雪白宣纸上那漂亮的文字,更记录了那些知识源头耕耘者的艰辛。

这支笔被祖爷爷传给了爷爷,爷爷是个饱读诗书的人,他读书的年代已经流行了钢笔。但私塾还提倡毛笔,钢笔毛笔并用,令爷爷的妙笔生花。成了祖爷爷的继承人,一个被奶奶没看好的教书匠。

父亲上大学那年,爷爷拿出这支金笔,交给父亲。从此在绘图纸上流淌金笔的足迹,那山山水水被点亮不忘金笔的功勋。发电站与金笔共鸣舞出神州的晶莹。这支笔真不简单,记录了几代人的心路历程……

今天,父亲郑重地将笔交给慧,告诉她好好珍惜,一定让自己的字更漂亮。因为慧的字极像父亲的手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风大些都会被风吹走,却写一手比大男人还遒劲的字。

慧接过笔,感觉它沉甸甸,知道了父亲的用意,是想让自己最大化的焕发金笔的青春。让金笔书写知识女人的睿智与魅力,让族谱里也记载着知识女人的名字。

三)

带着这支金笔,慧走进陌生的学校。初中生活如那支金笔,闪闪发光。书声琅琅的校园,青春萌动的汹涌,如金笔一样书写一段传奇。

一节作文课,老师布置完作业,作业的内容是写一封信,题目是:寄给最可爱的人。当慧从文具盒里拿出那只金笔,立刻吸引了同桌的眼光,同桌是一个胖嘟嘟的小男生,青春气息在他身上还没散发,他的身高他的情趣还停留在小学阶段。她趁慧不留神忙抢过金笔看了看,虽然不知道它是纯金,但表面漂亮无比让这个男生惊叹不已。他迅速地在本上书写自己的名字,那笔端如行云流水般顺畅。他写完自己的名字,将笔还给了慧。小声地嘟囔着:难怪你的字写的漂亮,原来有这么好的一支笔。

慧装作没听到,侧目观瞧,他的笔是街边商店出售的,价格是五毛钱。那笔粗糙不算,笔尖也极其恶劣。写了一会儿字笔端中间就会裂开,而且把作业本给划破,写时间长了,那囊就会松懈,墨水顺着笔端像小溪那样涓涓流淌,弄得作业本絪染一片,也弄脏了雪白的小褂。

写作文不能说是慧看家的本事,那写信算是探囊取物。她很小的时候就和爷爷、父亲笔墨交往,练就了用文字说话的本事。

不说那个男生哼哼唧唧的抓耳饶腮地冥思苦想那作文的句子,单说慧,拿稳了笔,在纸上刷刷地书写,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打好腹稿,直接将信写在作文本上。

一封《寄给最可爱的人》的书信完成。

当老师收到第一个交作业的慧,作业本上名字书写工整娟秀,他频频地点头。然后翻开作文本,被慧的文字所吸引,刚上初中就有如此的文字底蕴,孺子可教也。

第二天,第四节课是作文品评课。老师拿着厚厚一摞作业本走进教室,同学们起立问候老师,然后老师和蔼地问候同学。这种氛围慧喜欢,这种融洽的生活让慧很快地融入陌生的环境中。当老师将最上面的一个作文本翻起,并朗诵起来。全班鸦雀无声,静极了。事后有人曰:地上掉根针都能听得到。

虽然此话不能全信,但也说明了课堂上那聚精会神的场面。

老师如播音员般字正腔圆地朗诵,让同学们惊讶!眼神交流,仿佛在问:谁啊,是我班的吗?

慧所在的初中初一有十个班,慧在七班。所以同学们误以为老师从别的班或别的什么地方,找来一篇作为样板读给大家。

老师读完后,大家热烈的掌声送给老师。

老师说:今天我读的这篇作文是我班同学的,我让她站起来把她介绍给大家。

说着老师走到慧的书桌旁,让慧站起来。

慧的脸瞬间红的如五月的桃花,她腼腆地低着头。诺诺地说:我叫慧,和大家一样新融进这个集体,希望在今后的日子彼此了解。

然后慧坐下,同学们交头接耳:写得那么好,怎么说话不像作文那样?应该句句咬文嚼字才对,她说话和我们没有两样啊?

一节作文课让同学们很快地了解慧,同桌的渲染让慧成了传奇人物。那只金笔当然脱不了干系,被同桌描绘得梦幻迷离。

四)

那只金笔被同学们羡慕着,有人夜思暮想惦记着:慧写了一手好字,文如行云流水,都是那支笔,如果没有那支笔她什么都不是。

原来惦记和嫉妒是姐妹。

一日做完课间操,大家排着队走回教室。这节课是物理课,物理老师已经站在班级门口。慧落座,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书和文具盒。在老师同学们相互问候中,教室一片宁静,老师开始讲新课,关于参照物。当老师滔滔不绝地讲解如果没有参照物我们的世界将会是怎么?人们如何寻找不到目标……

教室里突然有哭声,这哭声惊动了大家,也让老师停住了参照物的课题。

循着声音大家望去,原来是慧在痛哭。一脸的惊讶写在全班同学脸上,物理老师忙询问慧:怎么了,那里不舒服?为什么哭?

慧哽咽着:“我的笔不见了,那可是我家几代相传的笔,我怎么和九泉之下的爷爷交待。”

原来慧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书和文具盒,摆放在桌前。文具盒掀起一条缝,慧一撇,那笔不见了,她翻遍了整个书桌也没有。才感觉问题的严重,于是不顾大家还在上课便哭了起来。

物理老师不知道慧的笔是金笔,但听慧说此笔是几代相传的,立即停止讲课,很认真地让大家把书包从抽屉里拿出,检查每一个人的书包。

教室有些乱了,班主任老师闻讯也赶来。一场大搜捕在全班六十多个孩子中间展开,最后老师的目标锁定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含着泪将笔恭恭敬敬地递给了老师。

那个小女孩是慧邻桌,她才刚上初中,就出落得水灵灵的。白皙的脸颊洋溢着青春气息,修长的腰身亭亭玉立。让慧怎么也想不明白她那么漂亮的外表,却做出如此龌龊的勾当。

慧的笔找到了,一切恢复正常。物理课继续上,那只金笔也好像走失的的羔羊静静地躺在文具盒里。

第二天早上,慧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出门。在家门口发现站着一位老人,年纪比父亲要大很多。他的腰微微地弯着,头低垂,一幅负荆请罪的样子。见慧出来,忙问:你家父亲大人可在?

慧见这老者很谦卑的样子,心里莫名地涌起一种酸楚,她忙说:在,你进去吧,我要上学了。

放学回家,听母亲说:那个老者就是偷慧金笔的那个女孩儿的父亲。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巧合,原来那老者是父亲的老师,也是爷爷的后辈。只是自从爷爷去世后许多年没来往。当他踏入慧的家门,和慧的父亲打个照面,双方都惊叹了,这么年不见大家依然都是老样子,书卷气让人从骨子里涌出那高雅的气质。

简单的寒暄,那个叫影的女孩的父亲叹息着:我今天来不是叙旧,我也不知道你就是慧的父亲,我是来替我女儿影负荆请罪来了。她喜欢慧的金笔,就在课间操趁值日之际从慧的文具盒拿出,这行为是偷窃的行为,你怎么处理都不为过。打她骂她都可以,就是恳请你去老师那给说说情,老师要严肃的处理此事,这关系到一个孩子的成长问题。本来想陌生人不好沟通,既然我们是世代之交,我想你应该给我这个薄面吧。

父亲在母亲那听说了慧金笔丢失的事,庆幸完璧归赵。不就是一只金笔嘛,丢了又何妨,还批评慧不应该哭,那样多失淑女的面子。奶奶主张不让慧将笔带到学校,妈妈主张她保管,可父亲认为吃一堑长一智,这样才能让大大咧咧的慧知道保管自己的物品,也知道金笔的珍贵。所以,极力地说服母亲让慧带着金笔上学。

父亲做梦也没想到金笔风波引起那么大的反应,更没有想到金笔竟和恩师有牵连。

五)

通过父亲的斡旋,和老师几次长谈,这金笔风波才算平息……

人的秉性天注定,慧与生俱来的大大咧咧。幸好金笔风波后,她的文具盒可以夜不闭户,再没有走失,静静地等待主人的召唤……

校园生活丰富多彩,金笔书写别样情怀。

那一年初三,学校组织野营拉练。老师给慧一个任务:写报道。接受这个任务,慧将金笔装进背包里,临行前奶奶那个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别丢了。

坐在大解放上,背着行军包,一群年轻人向山里进发,一路风景尽收眼底。慧的心情同那滚滚流淌的河水一样汹涌澎湃……

大解放将这些孩子们送到山脚下,慧和同学跳下汽车,步行在九曲十八弯的盘山路上。此刻正值仲春,公路两旁的野花开得正热闹,一阵凉风袭来,野花随风摇曳,散发阵阵馨香。一阵凉风扑面,吹乱了头发,也将衣角微微地掀起,脚下的路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左转右拐,来到了一个小山村。

这个小山村坐落在一个山坳里,三面临山,一面临水,苍松翠柏将高山染绿,笔直的白杨树像卫兵一样整齐地排在山村的土路上,河边的柳树,苍老的弯腰驼背,将柳枝垂在水里。远远地望去,整个小山村掩映在绿色里,只有那红砖烟囱点缀绿叶,让这里的景色更加地美丽。慧望着这绝美的景色,忘记了急行军的劳累,从背包里取出金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一路的经历还有对小山村的素描。

夕阳下,慧的身影被镀成了一层金,那手里的金笔闪着光亮,一个少女的倩影永远定格在高山苍松翠柏间。

慧正写着兴起,同学喊她,叫她到老乡家休息。经同学这么一说,慧确实感觉累了,脚也疼得难忍,一瘸一拐的走进老乡家。

得了癫痫怎么治更好
外伤性癫痫要怎么治疗才好啊
老年人癫痫的原因都是什么

友情链接:

恨如头醋网 | 小学学籍档案查询 | 泡泡堂手机版下载 | 销售员工激励方案 | 跳绳后的拉伸动作 | 在工作中成长 | 孕婴用品批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