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月经周期不正常 >> 正文

漆黑之眸(十七)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漆黑之眸(十七)

第十七章 破碎的元素封印

当死亡将一切所希求的带给我,才发现不存在希望,不存在欢笑,唯有憎恨持之以恒。

——《暗夜猎手日志》第二章第五页

德莱厄斯其实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今天发生了许多超出他想象的事情:帝国中潜藏的不会衰老的法师;危及整个大陆的虚空召唤术;坚不可摧的指挥室现在也在剧烈的晃动。他已经无法想象,接下来的日子还能发生些什么疯狂的事情。

诺克萨斯的高阶指挥所修建在整个城市的西北角,也是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平时可以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安全措施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不过今天斯维因等人在指挥室内疾步走了一段时间,却发现所有的士兵都无故失踪了,即使现在正值深夜,也不可能疏于防范到如此地步。斯维因转念一想,乐芙兰和之前几次的行事风格大不相同,以往绝不拖泥带水的她,今天却兴致很高的和他们讲了这么多,显然是在为暗黑玫瑰那些下属脱身在拖延时间。毕竟她自己要逃走轻而易举,但是那些随从可远不是这些诺克萨斯高层的对手。斯维因暗骂一声老狐狸,日后要采取更稳妥的手段来加强安保,不然任何人都能随意进出了,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遭到暗算。

连着通过了几道机关和暗门,众人逐渐行到了指挥下方深处的某个地方,一块巨大坚硬的石碑阻住了去路。

不同于平常随处可见的杂乱巨石,这块足有两人之高的石碑明显是人为留在这里的,四周边角被斧凿打磨的极为平整光滑,碑面上更是从上到下,雕满了各式各样的魔力咒印。虽然德莱厄斯等人对于魔法没有深入的了解,无从考量这些咒印的精妙,但是咒印花纹越繁复,用料越高级,威力就越可怕这些常识他们也还是清楚的。

就拿诺克萨斯指挥室门口的诸多的陷阱咒印来说,基本上用的都是一些中阶的魔法材料绘制三到四圈的纹路,已经可以阻拦住平常数十名士兵的攻击了。眼前的咒印最少的也纹了十余圈,全部加起来更是有二十余个咒印,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可怕,花如许多的精力将其锁在里面。

斯维因也不多说什么,讲手放在碑面的最中心,调动起体内的魔力向着石碑灌输,石碑上所有的魔力咒印联通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打开了。

显然这座石碑的设计者也是这方面的高手,因为这一串系统联系起来的魔力咒印必须以一己之力打开,就算是两名修习同样属性的法师一同灌注魔力,也会因控制魔力的细微差异遭到咒印的强烈反噬。魔法修为越高的人就可以越快的贯通所有咒印从而将大门打癫痫病的最新疗法开,而低阶的魔法学徒恐怕连一枚咒印的魔力需求都满足不了,寻常的武夫不会控制魔力更加没辙,外加修建在防范如此森严的地方,又鲜有人知道,可以说是十分妥当的了。

可惜诡术妖姬乐芙兰不知是哪里得闻的消息,居然三番两次潜入此处来定位,终究还是被她得了手。要知道以斯维因的魔法修为,也只是在五六年前才堪堪拥有足够强大的魔力将大门打开,大门的前门管理者杜克卡奥将军仅仅知道里面有这么个东西存在,不曾见过一眼。

众人苦于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看着斯维因默不作声调动魔力打开大门。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碑状石门上魔法咒印的纹路逐渐明亮起来,并且像河流一样,魔力顺着事先绘好的路经开始流动起来,当这些近乎液态的魔力流完一圈之后,石碑从中间分开,不再阻住众人去路了。

只是积的灰尘洒了众人满头满脸的,也不知是有多久没有开启过了。

甫一进门,强烈的魔法元素扑面而来,在这个可容纳百余人的大厅里,聚集的魔法元素浓度如此之高,怕是外面随便叫来一名魔法学徒也可以放出不逊于斯维因的法术来。

辛吉德已经被毒药腐蚀的比寻常铁皮还要坚硬的皮肤都可以非常真切的感受到火焰的灼烧感,滴水的流淌感,风飘过的吹拂感以及土块凝结感。

但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因为魔法元素虽然平时散布在空气中呈现一种不规律的状态,瓦洛兰大陆上的魔法师可以随时调用。但是反观那些成名已久的顶尖法师,聚集起的魔力已经是肉眼可以轻易看到的状态甚至粘稠到液态。

这么高浓度的魔法元素,这么杂乱无章的感觉,如果这些不安分的家伙是以液态或者肉眼可见的形式出现,斯维因还不至于太过担心。但是皮肤上这种真切的触感传来,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些魔法元素快爆炸了。

德莱厄斯他们不懂魔法,当然对于现在该怎么做一头雾水,不过看看斯维因凝重的表情也知道现下的情况不容乐观。

浓厚的魔法雾气并不能阻碍众人向着大厅的中部跑去,只是越往中间迈步,犹如实质的魔法元素居然生出了很大的阻力来。

几秒钟后,大厅中部。

一张深紫色卷轴静静的漂浮在中间一个石头雕成的基座上,外面围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球形光幕。不过这光幕看上去并不是太稳定,时不时会凹进去或者凸出来,好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撕扯一般。

光幕的上方则飞舞这四个颜色各异的光球,这下辛吉德也认出来了,这些并不是其他的什么,而是由最纯净元素所构成的晶球,可以说是大陆上所有法师所梦寐以求的东西,放在炼金业中使用也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强大功效。这会一下子出现了四个,他反而晃了手脚,结合先前的异象来看,莫非是什么可怕的陷阱?还是听听斯维因的意见再说。

精通魔法的斯维因自然看得出来眼前是什么一个情况,加上之前杜克卡奥将军所留下的一些材料来看,自己对于目前的处境还是有着基本的掌握,只是怎么跟这些人解释,又不吓到他们是个难题。

好在情况虽然严重,但是还不至于失控,仍然有着充足的时间。

“先前你们也猜到了,这封卷轴就是封印这虚空召唤术的先人遗物。厄尔提斯坦的先哲不忍毁去这个他们苦心参研多年才开发出的法术,在失控的虚空骑兵碾碎自己之前在卷轴上誊写下了这个咒语,并且交由他们中几名尚有活动能力的后辈保管。哈尔滨比较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这些人无一不是当时魔法学徒中的佼佼者,但是也挡不住封印着强大魔法的卷轴对他们那种天生魔法渴求欲的吸引,开始自相残杀起来。当最后一名幸存者即将故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死倒无所谓,只是这封卷轴过于危险,于是设下这个法阵和种种机关,寻常法师根本无法打开大门。为了安全起见,他又使用了魔力凝晶构筑成元素封印来压制这个卷轴。”

辛吉德显然对这种叫魔力凝晶的东西更感兴趣:“这个魔力凝晶又是个什么玩意?”

“在当时极高的文明下,强大的炼金工业和魔法的智慧成果,大量精纯的魔法元素可以被收集到一个很小晶体中,然后缓慢的施放,非常好用的一个容器。可惜现在制作方法已经无人知晓了。魔力平衡的不同属性魔力凝晶组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成的法阵可以以一种几何级数的形式供给能量或者用来当着武器来使用。我们眼前这个显然是那位先哲用了四颗魔力凝晶互相制约形成的魔法力场来封存这卷轴。”

斯维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到。

“乐芙兰她明显是从最不稳定的风元武汉儿童羊羔疯最好医院素与最暴躁的火下手,直接抽取了魔力凝晶中的力量,导致魔力外泄。这样风凝晶与火凝晶的效能大为减退,其他两种种元素少了风火元素凝晶的牵制,平衡就此破坏,从而使得这个房间散满了外流的魔法元素,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现在这幅摸样。”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砍掉这些烦人的东西还是其他什么,老大你发句话吧。”

相比杀戮,赛恩讨厌思考,一般来说,斯维因让他怎么做他就会去执行。

“呵呵,砍掉?如果这封魔法卷轴在这里爆炸了的话,半个诺克萨斯城都会被夷为平地,你我会被炸的连灰都不剩,然后德玛西亚那帮畜生直接铲平我们剩余的人么?蠢货!想想我刚才说的厄尔提斯坦废墟!”

斯维因并不会因为赛恩是他的得力干将而给他留半点面子,冷冷的回了一句话。

众人的眼睛都盯着斯维因,希望他拿出个办法来。

肩头的乌鸦又放声大叫了起来,似乎是在传达斯维因有多不满。不过也确实如此,他十分懊悔自己这些部将基本都是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带兵打仗还可以,处理这些纷争的话没给自己添乱已经是很好了。自己居然也疏忽至此,没有培养一个像样一点法师给自己做副手帮忙,不然现在也派的上用场。

斯维因正在大厅中说着,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石门外拐角处的墙壁上,缓缓睁开了一只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睛。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强识博闻网 | 西安展厅设计 | 文都考研政治 | 月经周期不正常 | 人大新闻发布会 | 捕鱼机爆机码 | 室内家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