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室内家装设计 >> 正文

徐峥是药神我是药贩子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蚂蚁借呗提升额度技巧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投诉平台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点击投诉】

  徐峥是药神我是药贩子

  仿制药代购谁在抢C位

  电影《我不是药神》将药品代购和仿制药使用者这一群体真实展现在了世人面前:一方面是患者面对原装进口药品高昂价格的无奈和崩溃,一方面是价廉物美的印度产仿制药带来的欣慰。

  只是,少为人知的是,不是只有抗癌药才有代购,不是只有印度才有仿制药,也不是只有毫无希望之时患者们才想到仿制药。

  来源:新金融观察新金融记者彭俊勇

北京那里治癫痫最好

  不一样的“药神”

  7月13日,《我不是药神》上映正酣之时,天津人小曹陕西治癫痫的医院比较靠谱?收到了朋友从印度代购回来的皮肤用药。从快递单上可以看出,这是一次途经成都的跨国之旅,从印度到中国天津,用了6天时间。

  就像近年来流行的任何一种代购商品一样,印度仿制药在经过其该完成的路线图之后,顺利到达最终用户手中,至于中间到底经历过什么,对双方来说都不重要。

  这是小曹第一次通过代购的方式使用来自印度的产品,关于印度商品,此前他最喜欢的是咖喱鸡饭。

  “朋友说是去印度那边旅游,通过发朋友圈发的代购消息,所以就让帮着带了几盒,够用一个月的,这是第一次用印度药。”他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这更像是一次电影催生出来的商业行为,无论是使用者小曹还是代购朋友,电影之前对印度药品了解都是空白。

  从给朋友转账到收到药品的时间内,正好是徐峥的电影最火热的时候,20亿票房门槛被轻松跨过,而且电影口碑持续火热,成为近年来艺术性和商业性完美结合的典范。

  小曹拿到的印度药膏外包装上,印有Forexportonly(出口专用)的字样,被告知这是专门为代购准备的产品。

  银幕之上《我不是药神》,将印度仿制药代购第一次推到了大众面前;舞台之外,关于药品代购已经成为一个较为完善的产业链条。

  “《我不是药神》电影挺真实的,对你们代购也有促进吧?”印度仿制药代购孙迪近几天不止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是的,可以帮我们教育市场。”他总是这么回答。

  事实上,电影中的故事最初发生在2002年,16年过去之后,随着移动通信系统的飞速发展,患者们已经不再像电影中那样通过口口相传去寻找仿制药,而是有无数种方法去找到代购。

  在百度上简单搜索就会发现,有超过100万条的相关信息,其中直接标明自己是印度仿制药代购的满屏皆是。

  “代购的确实很多,但是大家的实力和信誉度是有差别的。”另外一名有着三年代购经验的从业者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比如像我们公司的,可以代购几十种药品,有正规的网站,不是那种只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或者QQ号让你联系的个人。”

  通过互联网寻找,几乎是所有印度药品使用者最为常见的模式。“我们有个使用仿制药的群,里面有1000多人。”来自上海的印度仿制药使用者姚远介绍,其在发现自己得了皮肤病,而国内却无法买到最新的药品之后,就是通过浏览医药论坛—发现交流—联系上代购者这样的模式,实现了自己的仿制药需求。

  “选择印度代购是因为它的药品很便宜,而且效果基本相同。”这是代购们最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多数患者在使用后的真实感受。

  “做一家没有中间商的代购网站”则是一家印度药代购商的承诺。

  不只是抗癌药

  电影中,徐峥给病友们代购的是瑞士抗癌药格列卫,这是一种专利药和仿制药有几十倍差价的药品,而现实中,代购药已经扩展到了很多方面。

  在一个被认为规模较大的代购网站上,新金融观察记者发现,其主要代购产品包括丙肝用药、肺癌用药、肾癌用药、乳腺癌用药、白血病用药、肝癌用药、卵巢癌用药甚至还包括排油丸减肥药。与其合作的药厂包括natco、cipla、bristol、biocon、sunpharma、abbott等12家企业。

  “其实仿制药不只是治疗癌症、白血病这种重大疾病的产品,其他类型的用药也会有。”药品代购孙迪也向新金融观察记者证实。

  这也得到了姚远的实践。“我得的是银屑病(俗称的牛皮癣)现在用的是仿制几乎所有印度仿制药使用者都明白的一个事实是,一种新药品的研发需要多少亿美元才可以,因此药价主要就是体现在所含有的知识产权上,而药品的生产和原料其实并不贵。国际专利药巨头们要为下一种新药开发进行投资,要确保自身足够的利润,永远会将药价定得尽可能高。

  新金融观察记者了解,托法替尼(国内商品名:尚杰)是由美国制药巨头研制的一种新药。于2012年和2017年分别赢得美国FDA和中国食药局的认可,获准在美国和中国上市。其主要针对的是风湿、强直性脊柱炎,无论是在世界还是中国范围内,患者众多。

  在使用托法替尼之前,姚远使用的是制药巨头的另一种相关产品,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之后改用的,目前检验效果良好。“托法替尼也有人翻译成托法替布,除了治疗关节炎,也对与此相关的银屑病有很好的疗效。”代购介绍。

  “《我不是药神》电影中的情节现实中发生了。”7月10日,姚远所在QQ群里这样一条消息开始出现和发酵。

  “和电影里情节几乎完全一样。”姚远们得到的消息是,托法替尼的专利拥有者美国辉瑞公司,“已经找到国内帮我们买药的人,不允许他在国内买药了,《我不是药神》在现实世界重演。”

  此前,该代购是从药品的孟加拉国仿制药生产商那里直接进货,然后再转售给国内用药患者。在电影上映后,该孟加拉国生产商受到了辉瑞方面的压力,计划不再给该代理发货,如果这些患者继续使用原代购提供的药物,其只能本人到孟加拉国零售药店去买药。

  电影的影响之外,还有其他原因促使了专利药生产商开始施加压力。“托法替尼这个药在国内已经有了正式的产品,因此其欧美原始研发药企对其仿制药的关注度更高,而对那些目前还没有取得在中国销售许可的药品,代购仿制药面临的压力则相对小些。”代购孙迪认为。

  “我们这些患者使用仿制药,影响到了大公司的利益了。”群里有人说道。

  “(从孟加拉国到中国)一个小包裹运费就要40美元。”马上有人感叹,以后药价上涨几乎是预测得到的。

  一名代购介绍,以托法替尼为例,如果国内有货的情况下,用快递两三天患者就可以收到药品,而从印度或者孟加拉国的话,则需要10至15天。

  这就意味着,群里的患者们以后不仅将面临着用药成本提高,也需要提前更早的时间购买药品。

  不仅是印度

  电影中徐峥去印度寻找仿制药,某种程度上只是个统称,不仅是印度,其他国家也可以依照当地法律进行仿制药的生产,孟加拉国就是一个例子。

  这得益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定——孟加拉国作为世界欠发达国家之一,可获得对发达国家医药产品和临床数据专利保护的豁免至2033年。也就是说,只要西方国家昂贵药品一经上市,孟加拉国的制药企业就可以在本国专利法保护下仿制同类产品。

  托法替尼的孟加拉国仿制厂,碧康制药所属的环球药业就充分利用孟加拉国本国的专利强制许可法律制度,并根据世贸组织WTO给予欠发达国家对医药产品的强制性专利保护的豁免,目前已生产200多种新药和65种抗肿瘤类药物,其中部分属世河南那里能治癫痫界新药的仿制药。

  事实上,虽然只是仿制,同样有着严格的技术要求,来自欧美的资本和技术在孟加拉国仿制药产业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碧康制药介绍资料中就明确表示了其“是由欧洲财团参与了投资”,是南亚地区唯一执行欧盟技术规范,并且在孟加拉国两大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大型制药企业,碧康制药已向亚洲、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等90多个国家或地区出口了各种药物。

  但患者最终使用的药品却仍然难以保证。

  一名孟加拉国仿制药代购表示,托法替尼5mg×28片规格国内售价2500元左右,而使用孟加拉国产品一盒550元,一个月1100元,算下来便宜了一半。

  根据该代购提供的价格,意味着使用孟加拉国产品价格便宜一半,但这还不是全部。

  “他这个价格其实也很高,我们病友代购的比这个还要便宜将近一半。”有不同该药使用者介绍,“我们一个月使用两盒5mg×30粒规格的,一个月600元人民币就基本可以。”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代购来的是孟加拉国合法企业生产的仿制药。

  “当然,我们的价格也是可以再谈的。”上述代购表示,“你可以从不同的渠道去寻找,然后做对比再决定。”当然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不是假药。“需要提供患者病历我们才会给你发药的,不然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已经使用三个多月孟加拉国洛阳正规的癫痫医院仿制药的姚远介绍,通常意义上的仿制药,也有不同的区分,那些大型的符合当地要求的药企生产的仿制药,从质量和疗效方面与专利药差别不大,而那些不具备所在地监管要求的小药厂生产出来的仿制药,则存在着用药安全的隐患。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14年6月就曾发文提示消费者不要通过网络购买印度癌症特效药。同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醒消费者,抗癌药均为处方药。

  廉价的仿制药不仅对发展中国家患者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有资料显示,印度的出口仿制药60%以上出口到美欧日发达国家,其中美国市场上的仿制药品近40%来自印度。

  几乎所有印度仿制药使用者都明白的一个事实是,一种新药品的研发需要多少亿美元才可以,因此药价主要就是体现在所含有的知识产权上,而药品的生产和原料其实并不贵。国际专利药巨头们要为下一种新药开发进行投资,要确保自身足够的利润,永远会将药价定得尽可能高。

  代购众多,则从侧面反映了国内制药行业的窘境:既缺少足够的耐性和实力去开发研制自己的专利药品,又不能像印度药企那样拥有在法律许可框架下的快速仿制行为。

  北京时代方略首席咨询顾问、伟事达私董会总裁教练杜臣认为,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解决这样的问题是应该有个过程的。一方面国家在千方百计完成部分人口脱贫,推动医疗保险全覆盖,推动大病保险,推动更多的商业保险进入医疗领域。另一方面通过医保进入谈判解决价格问题,通过布局全球市场分担前期研发成本,降低原研厂家成本压力。解决低收入人口恶性病治疗获得性的根本出路在于中国药企创新能力的提高。

  责任编辑:陈永乐

友情链接:

强识博闻网 | 西安展厅设计 | 文都考研政治 | 月经周期不正常 | 人大新闻发布会 | 捕鱼机爆机码 | 室内家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