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生殖器大观 >> 正文

后英雄联盟时代(十二)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后英雄联盟时代(十二)

第十八章
  门被打开了,门口怒气冲冲地站着的,正是瑟庄妮。
  “酋长!”塞西莉亚站了起来,“我——”
  “——你快把我们所有的机密都告诉他了,塞西莉亚,”瑟庄妮伸出一只手打断了她,“你下去吧,我要和逆命谈谈。”
  塞西莉亚看了看逆命,又看了看瑟庄妮,完全不明白自己的酋长为什么这么生气。但酋长的命令已经下了,塞西莉亚只得离开了自己的屋子。
  “好啊,好啊,好啊……”塞西莉亚离开之后,瑟庄妮在房间里踱着步,一边用气恼的眼神看着逆命,纱质的袍尾拖在地上,沙沙作响。
  逆命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好啊”?于是他也回瞪着她。
  “很好。”瑟庄妮终于没有继续踱步,而是走到刚才塞西莉亚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套情报的手段高超,嗯?”
  逆命觉得自己脸红了,而且他很确定这跟弗雷尔卓德火酒无关。
  “现在你知道我找的是拉克丝了,然后呢?”瑟庄妮单手抓起塞西莉亚的那桶酒,凑到嘴边喝了一口,“你打算到我亲爱的姐姐那里去告密吗?还是你需要花时间构思一下演讲的内容?”
  “诺克萨斯人是不是告诉你拉克丝去和艾希结盟了?”逆命精明地问。
  “不然还能怎么样?”瑟庄妮瞪着逆命,“否则她为什么要逃?还把我的几个手下打的不省人事?”
  “如果你被一群陌生人包围,你也会想要逃走的,尤其是这些陌生人手里还拿着武器。”
  “我想我不会。我大概会冲散他们,然后把他们全部打趴下,最后带着这几个愚蠢的战败者,去见我想要结盟的人。”瑟庄妮大声说,神情中显现着傲气。
  逆命扶额,叹气:“这就是你和艾希的区别,她总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是她,她可能会——”
  逆命踩到了地雷。碰的一声,瑟庄妮捏碎了手中的酒桶,碎片和酒液飞散,逼迫逆命矮下身去闪躲。
  “别跟我提起艾希!”瑟庄妮咆哮道,这时的她又有点像在英雄联盟时的她了,“是啊,是啊!所有人都说艾希比我强!‘新寒冰射手’!温柔、理智的女王!团结弗雷尔卓德各部族的领袖!接纳了外来人,为弗雷尔卓德争取了政治地位!
  “但我告诉你!她只是一个懦夫!‘和平’?那是妥协!是背叛!她背离了阿瓦罗萨的道路!她把属于弗雷尔卓德的资源拱手让给别人!我告诉你!弗雷尔卓德只属于少数人!对其他人来说,‘和平’只意味着死亡!!
  “弗雷尔卓德的王后和国王?这根本就是个愚蠢的笑话!‘国王’是一个来自不知道什么鬼地方的蛮族人!‘王后’是一个弃人民利益于不顾的蠢货!我才是弗雷尔卓德的领导者!我将是弗雷尔卓德的领导者!我会是弗雷尔卓德的领导者!!!我会——
  “——我会亲手杀死艾希。”瑟庄妮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她咄咄逼人地注视着逆命,眼中闪耀着北方冻土无尽的冰寒,“我会杀死她,证明我是正确的。”
  瑟庄妮站了起来,捏碎酒桶的手被碎片划伤了,正在流血,但她似乎没有注意到。
  “我会放你走,逆命。你可以把这些话完完整整转告给艾希。”瑟庄妮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逆命,“但你记住,我放了你不是因为艾希,而是因为杀死你不符合我的心意。”
  “我不是这个意思,瑟庄妮。”逆命也站了起来,“至于你愿意放我走这件事,我万分感激。”
  “卡萨丁恐怕不能和你一起走了,他很虚弱,还没有脱离危险。”瑟庄妮对高自己半头的逆命说,“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他,不会让齐昂发现他的。”
  “那真是拜托了。”逆命说,“那关于拉克丝……”
  “我不信任你,所以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瑟庄妮锐利地说,“走吧,下次再见面时,我想我会干掉你。”
  “现在?”逆命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耳朵。

湖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ont-size:16px;">  “怎么?”瑟庄妮扬起一条眉毛,“莫非你打算和齐昂来一场畅谈?”

  “那你好歹也得给我点装备给养吧?”逆命哭笑不得,“鬼知道艾希在什么地方。”
瑟庄妮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老娘放你走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你个人渣竟然还问老娘要东西?”。
  不过面上虽不好看,瑟庄妮还是朝门口喊了一声:“别在门口偷听了,塞西莉亚!”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塞西莉亚红着脸站在门口,讪讪地笑着。
  瑟庄妮显然不想对这个从小陪伴自己的侍女发脾气:“你啊……唉。你听到这个男人说的话了?”
  塞西莉亚点了点头。
  “很好,那你就去给他弄点……装备和给养给他。记住,不、要、让、齐、昂、知、道。懂了吗?”
  塞西莉亚又一次点了点头,正打算转身,就看到安卓米尔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要不是塞西莉亚闪得快,逆命敢肯定安卓米尔会撞断塞西莉亚的脖子。
  “老大!老大!!”安卓米尔硕大的身躯一个紧急刹车,堪堪停住。尽管有急事禀告,但看到逆命的安卓米尔还是满怀敬意地向他微微鞠躬——让蛮人弯腰的人这个世界上可不多了——,然后才转向瑟庄妮,“毕加索刚才回来报告,距营地北约三十里的山林里有情况!”
  这次瑟庄妮可是蹙起了眉头:“你当着外人说话可真不小心,安卓米尔。”
  安卓米尔看了看逆命,又看了看瑟庄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老大,他也不算是外人吧……”
  “你的脑子里都是肌肉吗,安卓米尔?”瑟庄妮大声喝道。可逆命注意到瑟庄妮仍旧不是真心发火,而且这句话和塞西莉亚之前说的一模一样,逆命突然感到很想笑,于是赶紧把它变成了一个喷嚏。
  瑟庄妮气势汹汹地瞪了逆命一眼,逆命赶紧垂下双手立在一旁,做出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
  “唉……”不知为何瑟庄妮竟低低的叹了一声,接着问,“好吧。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说实话毕加索说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但菲米尔的鹰也报告了同样的状况……”安卓米尔的表情捉摸不定,甚至带着些许恐惧,“我们觉得……是‘预兆’,之类的东西。”
  瑟庄妮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了,她看了逆命一眼,然后快步走了出去。安卓米尔向逆命挥了挥手,也跟在瑟庄妮后面离开了。
  一时间,整栋房子里又只剩下逆命和塞西莉亚两人。
  “呃……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弄些补给品。”

  瑟庄妮和她的野猪“公主”奔驰在弗雷尔卓德广袤的雪原中。温暖的北国阳光洒在瑟庄妮身上。根据一路上碰到的蛮族巡逻兵的指引,瑟庄妮逐渐接近了安卓米尔诉说的地方。
  还没有看到瑟庄妮就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山火?这对冰雪覆盖的弗雷尔卓德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弗雷尔卓德,树木的树干上都覆盖着一层薄冰,更遑论百分之一百覆盖全境的大雪了。“公主”也感到了不安,哼哼唧唧起来。
  翻过面前这座山就看到了,完全用不着寻找。大概直径五十米的一个圆,这个圆周内的树木全都变成了焦炭,甚至有几株仍在燃烧。雪线惊人地下降,以至于这个圆看上去就是一个深达十米的巨大雪坑。融化的雪水聚集在坑中,冒着氤氲的热气。
  瑟庄妮总算明白什么是“预兆”了。在普通的蛮人看来,这种情况只能用“天火”来解释。事实上,瑟庄妮也无法解释这种不合常理的现象。
  “唔。真够罕见的。”突兀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是啊,我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哎?”瑟庄妮下意识地附和道,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她猛地一转头,险些扭到了脖子——刚刚传送过来的逆命身上披着厚厚的毛皮斗篷,背上的包裹鼓鼓囊囊,看上去就像是逃荒的人。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出现的!!”瑟庄妮身子后倾,惊慌失措地指着逆命大声叫道。
  “很简单,往北传送三十里地就是了。”逆命微微一笑,示意瑟庄妮冷静,“你可是女王哦,保持风度。”
  “咳咳……”瑟庄妮面色一红,赶紧偷瞄周围有没有自己的属下。
  逆命大感有趣,但还是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了该放的地方。
  天寒地冻。即使裹着毛皮斗篷,逆命也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拼命想要从衣领里钻进来,可越接近雪坑,逆命就越想把斗篷扯下来,而原因只有一个——好热。

  “你怎么看?”逆命扯开领口散热,一边对瑟庄妮说。
  瑟庄妮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但面色也微微红了起来:“我可不相信这是‘预兆’,我猜是魔法造成的。”
  逆命同意地点了点头,走到一截燃烧的焦木前蹲了下来。瑟庄妮想跟过去瞧逆命在做什么,可实在是太热了,生在北国的瑟庄妮一点都不想凑近那散发着恐怖热量的木头。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逆命站了起来,转身面对着一脸好奇的瑟庄妮,然后摇了摇头。
  看到熟悉魔法的逆命摇头,瑟庄妮的脸色不由得有点阴沉:“看不出来是什么魔法?”
  “岂止是看不出来,”逆命用自嘲的语气说,“这根本就不是魔法?”
  “不是?”瑟庄妮睁圆了的双眼里全是讶异,但她很快把它转变成怀疑和不屑,“你凭什么这么说?”
  逆命看着傲娇了的瑟庄妮,嘴角不经意就翘了翘,却还是耐心地解释道:“你知不知道‘梅林奥术——元素转换法则’?”
  看着瑟庄妮茫然地摇了摇头,逆命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是了,你生在蛮族,对魔法的知识当然不会有多丰富。”
  这话虽是实话,不过按照瑟庄妮一贯的脾气,肯定是把口出狂言的家伙剁成猪食了事。但不知怎的,瑟庄妮什么也没说。
  逆命注意到自己让瑟庄妮吃了瘪,心下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温和地说道:“‘梅林奥术——元素转换法则’是距今约320年前的著名大法师梅林所研究出来的。它的基本意思是‘奥术无法创造火焰、冰霜等元素力量,奥术只能对元素力量进行拟态,拟态后的“火焰”、“冰霜”应当被称作“奥术火焰”、“奥术冰霜”,这种“奥术拟态元素力量”拥有元素力量的一切特征,但同时也留下了奥术的痕迹。一切奥术拟态都符合以上法则。”
  看到瑟庄妮依旧是一脸不明不白,逆命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头:“喂!笨蛋女王,懂了么?”
  瑟庄妮正在纠结逆命说的东西,冷不防被拍了头,想到还有蛮族守卫在一边看着,顿觉面子大失,气哼哼地一脚踹了过去,可没踢到:“我就是不懂,你还不赶紧说明白点?!”
  逆命赶紧借了个台阶:“是是。举个例子,你生火,总要留下余烬,对不对?魔法火焰也是这个意思。简而言之,你用魔法点火,就跟用木柴点火一样,总会留下残余的。我刚才搜寻了一下,可是一点奥术残留都没有找到,证明这些火焰和魔法无关,而是‘真真正正的火’。”
  这一次瑟庄妮总算会意:“那就是说这些火焰和魔法无关?”
  “是的。”逆命点了点头,用清澈的眼睛扫视全场,“能如此自如地控制火焰,在一个完美的圆内造成如此大的破坏的,恐怕只有一个人。”
  “噢……是他?”瑟庄妮很快反应了过来,惊声说,“他来弗雷尔卓德干什么?”
  “有很多种可能……也许只有一种可能。”逆命神秘莫测地说,手伸进怀里摸自己的卡牌,“但无论如何,他都在这里进行过一次战斗。”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能够借用元素的力量,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称自哈尔滨成人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己为“萨满”。但并不是所有元素使用者都是萨满,至少已经消失的古艾卡西亚,就有那么几个可以自如使用元素之力的人——也许曾经更多。在众多艾卡西亚元素师中,布兰德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一个。第一次符文战争之后,能量枯竭的布兰德用某种方法将自己封印到了遥远的北冰洋,并和烈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之后,在同样逃过一劫的泽拉斯因为飞扬跋扈的魔法研究而被镇压的时候,布兰德却在冰封之中韬光养晦,等待着释放他的人到来。后来,勇敢(而倒霉的)洛克法大海盗基根·诺和发现了他,并将他释放。可布兰德已经疯了。长时间的幽闭让他心智模糊,与火元素的共生又使他变得焦躁而疯狂,他心中仇恨和愤怒的那一部分占据了主动,并最终令布兰德完成了伟大的、同时也是可怖的转变。
  逆命不相信英雄联盟消失后,德玛西亚对这个强大的生物没有任何处理措施。逆命能想到的合理解释只有:布兰德在德玛西亚控制他之前就逃走了;或者他击破了所有去控制他的德玛西亚人,扬长而去。不知为何,逆命心中总觉得后一种可能才是真相。
  “他会不会是来找拉克丝的?”瑟庄妮显然也觉察到了什么,张口问道。
  “不好说。那种家伙已经不在常人的领域了。”逆命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说,“你必须对此做出反应,瑟庄妮。”
  “首先要稳定民心。”瑟庄妮若有所思地说,“接着派人在附近组织搜索。最后,要尽量瞒过——噢,该死。”
  瑟庄妮哈尔滨癫痫病去哪个医院瞬间恢复了女王的作派,眼神变得冷漠起来。
  逆命也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危险气息,他迅速戴上斗篷上的帽子,退到了瑟庄妮身后,谨慎地低下了头。
  “别慌,找机会走。”逆命听到瑟庄妮从嘴角传来了指示。
  “嚯,嚯,嚯!”齐昂一连用了三个语气词来强调,他大踏步地走在雪地上,擦的锃亮的靴子在他时候留下一长排脚印。四个面无表情的诺克萨斯士兵跟在他后面,手中的武器握在手上,寒光闪闪,“这可真有趣,是不是?”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让你的士兵把武器收回去,齐昂将军。”瑟庄妮的声音高傲而冷淡,和刚才的她恍若两人,“你吓坏了我的野猪。”
  “公主”一溜小跑到了瑟庄妮身边,危险地哼哼着,顺便善解人意地把逆命挡了个严严实实。瑟庄妮拍了拍“公主”硕大而丑陋的脑袋。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郑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
-->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强识博闻网 | 西安展厅设计 | 文都考研政治 | 月经周期不正常 | 人大新闻发布会 | 捕鱼机爆机码 | 室内家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