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梦百合记忆枕 >> 正文

《塑形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无删版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25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独家完本】《塑形师》更多无删减小说,限时免费!

  ============================

  第10章:二选一

  她小嘴儿哈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年轻女孩特有的体香冲击着我敏感的神经,她的饱满又贴着我的手臂,搞得我挺享受的,就没听明白,问她说:“那个?哪个?”

  “大叔,你讨厌了,人家说的是......”她见周围人很多,不好意思了,走开一步跟我说:“你往下看。”

  我一低头就看她的胸,MD,太刺激了。

  “不是那个了,你再往下。”

  我又看腰,她愠怒掐我说:“再下。”

  汗!总算明白了。

  怎么女人都要缩这个呀!

  洪欣要缩,她也要缩。

  洪欣都生过孩子了,年纪也有近三十了吧,这种年纪的女人要缩可以理解。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也要缩,她怎么回事?千人斩被人搞宽了?

  神奇的是,她们怎么好意思问我这个?难道老头的亲和力这么无敌?

  看样子确实是,老板陈小红喜欢跟我聊,施莉也跟我聊,其他两个女会员倒是没发展出来。

  我问那女孩说:“你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曾经沧海呗!我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他很大的,跟他分手以后,别的男人就总嫌弃我,莉姐说你懂一些厉害的东西我才来的。”

  施莉这坑货,我还以为她真那么好心给我介绍年轻女孩呢,都被撑变形了才轮到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说:“我可以教你一套动作,恢复肯定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说实话,这些东西都是我老婆教给我的,她精于此道,我一生都很受用,所以很多辅助手法都学会了。

  “我不要学动作,听莉姐说,你按摩会快很多,我想试试。”

  看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她脸上的红晕似乎预示着她还有别的期待,我一下子没忍住,就说:“行吧,我帮你按,不过这里不行。”

  “当然不能在这里。大叔,咱们吃完夜宵去开房吧?”

  我心里突突的,裤裆瞬间鼓起,气息灼热的说:“酒店安不安全?我听人说,现在到处都隐藏着摄像头。”

  “大叔,你坏坏了哦!我又没说要跟你干嘛,只是让你帮我按摩而已,你想到哪去了?”她狐狸精一样笑着,有意无意的蹭我裤裆。

  我干笑道:“我是担心你被拍。按摩是需要脱衣服的。”

  “那好吧,去我家。不过我是跟别人一起住的,你不能太大声。”

  汗!她自己都说不干别的了,我大声干嘛?喉咙痒?

  因为这约定,我就无心工作了,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洪欣叫我坐她车走,我才想起约了她去她家按摩。

  MD,事情都撞到一块去了。

  我挺犹豫的。

  一个青春无敌,一个美艳无双,身材都一样好,先弄谁呢?

  选洪欣的话,依着她的个性,我最多占点便宜。而那女孩......对了,她叫小歆,刚刚跟我说了。如果我去她家的话,很有可能......嘿嘿!决定了。

  我装出歉然的表情跟洪欣说:“可能你的事要推迟一下了,我今晚有点事。”

  “这样啊,那行,改约明天?你明天没事吧?”

  我高兴的说:“没事,明天保证到。”

  在俱乐部的楼下等了好一会儿小歆才洗完澡下来。

  女人就是比男人麻烦,不过被她搂着手臂一撒娇,我就什么怨气都没有了。

  我们买夜宵的时候,旁边的人拿怪怪的眼神看我们,小歆腻腻的喊我一声爷爷,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挺汗的,呆会儿爷爷要是弄她,再听她爷爷爷爷的叫,感觉挺刺激的样子。

  小歆住的是一栋小楼的套间,两室一厅,她跟一个女孩合租,不知道怎么回事,窗帘都拉得死死的不透光也不通风,要不是有空调,那肯定很难受。

  我一问,小歆说她和跟她一起住的女孩在家都不喜欢穿衣服,怕被人偷窥才这么封闭,然后格格直笑。

  我以为她开玩笑,就没放在心上。

  那女孩上夜班,要很晚才回,小歆还是把我拉进了她的房间。

  太TM刺激了,这一看就是能搞事情的节奏啊,虽然说小歆只是让我给她按摩,但这孤男寡女的,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出事,也就小歆这种无所谓的女孩才敢这么做。也可能是仗着施莉跟我熟吧,就算是才刚认识,也不怕引到家里去。

  不过更有可能是因为她觉得我太老了,就算想弄也弄不来,所以一点不害怕。

  我问她要了点洗手液把手搓起泡,然后跟说:“你脱光衣服躺床上吧。”

  小歆好笑的说:“大叔,你怎么这么直接?人家都还没准备好。”

  我愕然道:“那要不,咱们隔着衣服先试一下吧。其实不脱光也行的,只是效果没那么明显。”这一套我已经玩得很溜。

  “那你不早说!大叔,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呀?你吃得消吗?”小歆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拿勾人的眼神看着我。

  我汗得不行:“没有的事,我只是忘了。年纪大了,容易忘事。”

  “嘻嘻!这借口真好。大叔,那咱们就先隔着衣服试试吧!做那个都要有前戏才舒服,等一下不行的话我再脱。到时候大叔你可一定要忍住,要不然这么大年纪了还流鼻血,那多丢人。”

  “丫头欠打。”我都被她说恼了,当然不会真打她,她一缩脖子我就收回手了,说:“虽然不一定要脱光,但最好只留内内,那样才好下手。”

  “那要是我脱掉内内穿着瑜伽服呢?瑜伽服很贴身很薄的,保证你什么都看得到,又看不清楚。”

  擦!这小丫头是要弄死我呀!光这么几句我就吃不消了,很想把她按在床上扒了。

  “行,随便你怎么样。”

  小歆突然凑过来小声跟我说:“大叔,其实我不喜欢穿内内的,那个勒得人难受,我现在就没穿。”

  我往下一看,MD,她穿的是短裙,两条大白腿从裙底探出来,想到她里面是真空,我立马就来劲儿了。

  小歆吃吃笑着看我裤裆,捶我一拳说:“我骗你的。你先出去,我换好衣服你再进来。”

  MD,我想弄死她。

  再进房的时候,她已经换了身瑜伽服,不再是俱乐部穿的那套,而是粉色的。

  第11章:想跟做是两回事

  我看着腹诽,你TM都黑了还穿这么粉,好意思吗?

  说是这么说,我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跟她说:“你躺下吧,身体放松,脚呈蛙形。”

  “是这样吗?”

  小歆动作一做出来,我立马不湖北治疗癫痫病那好行了。

  她说的没错,只穿瑜伽服确实跟没穿差不多,什么都看得到,又什么都看不到。

  到了学习的关键时刻,小歆不闹了,看着我边按摩边跟她解释,她认真的听着,只是被我刺激到了,忍不住轻轻蠕动来改变我的手触碰的方位解馋。

  我看她来感了,尽管自己也很想弄她,但还是提醒她说:“小姑娘,你这样不行的,等一下乱七八糟的我怎么跟你解释位置?这种穴位,差一点点效果就会差很多。”

  小歆娇喘吁吁的说:“可是,你的手太厉害了,人家忍不住。”

  早知道她不行了,我叹口气说:“要不你还是脱了吧?这样我也解释不清楚。”

  “那好吧。”小歆也不矫情了,她这种女孩也不是真的矫情,她只是想逗我。

  MD,受不了了。

  我看过施莉的,也看过陈小红的,但她们俩的都受过岁月侵蚀了,颜色卖相都不太好。还以为小歆的也差不多,谁知她竟然还很干净,幼幼的样子。

  见我愣在那里,小歆笑嘻嘻的跟我说:“大叔,我厉害吧?我平时很讲究卫生的,不仅干净,还没有异味,不信你闻闻。”

  我不行了,两眼血红的看着她,直接爆发压下去亲她。

  “大叔,你胡子扎着我了,好痛!”

  我边亲边解皮带,她一句话像一盆冷水一样直接泼我头上,我瞬间清醒,起身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不对,我……我……擦!”

  我穿好裤子就跑,她喊都喊不住我。

  想是一回事,真正做是另一回事。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真扑一个这么小的女孩,我自己都觉得该遭雷劈。

  上到大街上,凉风一吹,还是觉得很难受。

  刚刚真应该直接弄她,现在憋得很难受,得解决一下才行。

  这叫什么事儿呀?正事没干,歪活也没着落。

  小歆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现在又打了,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接通。

  “喂!大叔,你慌什么呀?我又没怪你。你跑哪去了?快点回来,你还没帮我按摩呢!”

  我干笑着说:“要不改天吧?大爷身体有点不舒服。西安哪里治疗小儿羊角风好

  “是大叔,不是大爷。大叔,你别老觉得自己年纪很大,我敢说,你要是把头发给染了的话,肯定比我爸还年轻。要不改天我带你去染发吧?既然你现在不舒服,我就不逼你了,咱们明天见。”

  这话我信。

  穿着衣服的时候,因为肌肉不显,別人一看我就是个白发苍苍弱不禁风的大爷,就像昨晚在发廊。

  但在健身俱乐部,只要我穿着背心耍两手,没有人不服气的。

  俱乐部很多同事都想哄我去染发,只有陈小红反对,因为她觉得我头发白白的一身肌肉更有说服力。

  不过最近有点松动,因为有人跟她说,如果染了头发跟客户说我六十多了,就是因为健身才这样,那更有说服力。

  陈小红来找过我,但我习惯了,没答应,现在有点想了。

  昨晚出的丑让我很有危机感,要是我染了头发,是不是就可以走发廊那条街了呢?她们应该认不出来吧?

  想到就做,我把我一开理发店的老伙计喊起来,他花了几十分钟帮我染了,胡子一刮,然后西安中际脑病医院口碑怎么样看着我感叹说:“老韩,你这保养的也太好了吧?现在你看起来就跟我儿子似的。”

  我笑骂他说:“滚!”

  虚荣心作怪,我突然有点想看洪欣见到年轻版的我时惊诧的表情,反正她今晚也约了我去给她按摩,正好现在我还挺想女人的,就招呼也不打,直接就过去了。

  去到洪欣住的小区的时候,还是之前拦我那保安值班,我好不容易才证明了我是昨晚来过的大爷。

  来到洪欣的别墅,正想按门铃,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声,我愣住了。

  洪欣不是说她只跟一个女保姆住吗?怎么还有男人的声音?

  我正跟个贼似的贴在门边偷听那男人和洪欣争吵什么,隐隐约约听到争吵声突然没了,有人应该是朝门口走来了,我立马找了个隐秘的角落蹲下。

  只见一个穿着黑大衣的男人影子从里面开门出来,光线太暗,那男人的脸我没太看清楚庐山真面目。

  我很疑惑这男人到底是洪欣的什么人,或许是洪欣的老公吧,可她说过她还没有结婚。

  那这男人是谁,是她的情人?是那孩子的父亲?他们为何争吵也不得而知。

  这是她的私事,先去找洪欣帮她按摩,吃个豆腐解解火再说。

  见那男人的背影渐渐远去,我回到门口,轻按了下门铃。

  开门的是洪欣,没有见到保姆的影子。我见她满脸泪水,一脸委屈的样儿,我心里突生怜悯。

  这样的美娇娘竟然也有男人舍得伤她的心,那男人真不是东西。

  洪欣还以为是那男人回来了,要转涕为笑,可一看是我,愣了下问:“你好!您是?”

  我一乐说:“我是忠叔,健身俱乐部的忠叔。怎么,认不出来了?”

  洪欣怀疑的在我脸上看了好一会儿才释怀,跟我说:“真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小帅哥呢!您这样,我都认不出来了。”

  刚哭过,竟然有心情开玩笑,我挺佩服她的,腼腆笑说:“换了个发型。真的很显年轻吗?”

  洪欣真诚的说:“真的很年轻。您这样看起来比我爸还年轻。”

  我尴尬道:“你爸今年六十了吧?”

  洪欣笑着说:“没有了,我爸今年四十九。”

  真的假的?那不是说我看起来像四十几的人?

  我见她梨花带雨的,忍不住伸手拿拇指帮她抹泪水。

  她愣愣的由得我施为,完了才脸红红的跟我说:“谢谢!”然后侧身让我进去,问说:“忠叔,你不是说今天有事吗?”

  “哦!是这样郑州治小儿癫痫哪里好,我约的那个人临时有事让改期,所以我就过你这边了。”我找了个理由搪塞。

  微信搜索公众号【明楼小说】回复【386】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

  更多无删减小说,限时免费!

  爱生活爱阅读,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

友情链接:

强识博闻网 | 西安展厅设计 | 文都考研政治 | 月经周期不正常 | 人大新闻发布会 | 捕鱼机爆机码 | 室内家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