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多功能宽带路由器 >> 正文

加里奥哨兵日记(三)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加里奥哨兵日记(三)

德玛历 10月3武汉的治癫痫病的医院?0  阴      
    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
    我觉得我天生是个治愈系的家伙,自我修复能力极强。
    盖老大说,追妹子这个事情就跟开大招一样,你得在最关键的时刻给她一下德玛西亚之力,我心里暗暗呸你盖老大一脸,你丫不知道我的大是开嘲讽么?对莫甘娜开嘲讽?作死还不能作到这份上。
    盖老大说我是个傻X。
    我说是,求求你别说了,盖老大我给你跪下了。
    午饭吃不下,到了下午我打算随便走走,反正也没啥事可做的。
    今天天气是很不错的,大阴天,害的我想晒晒太阳也不行。
    走着走着我看到了一个傻X。
    波比。
    我说波比,你不扫厕所你出来闲逛,你不怕盖老大再给你穿小鞋?
    波比说怕个鸟,盖伦那傻X玩意我才不怵他,要不是为大局着想你看我不大嘴巴子抽丫的。
    波比有个好习惯,就是背地里说人从来不藏着掖着,而且声音很大。
    而且总是在说人坏话的时候当事人会恰好出现。
    我看到盖老大正向这边一步一步走过来,波比还在三字经念叨着盖老大。
    我想这样不行,盖老大听到了不是害了波比吗?
    所以我蹿腾波比继续说盖老大坏话。
    波比扯着破锣嗓子继续喊道:“盖老大其实TMD就一脑残玩意,每天被薇恩统领教训的跟孙子似的,然后跟我们身上找平衡,最受不了这样的傻X。
    接着我就看着盖老大掏出了他的德玛西亚之力对着波比就是一家伙。
    波比回头就骂:我X你个……
    话还没说完,下半句愣是咽了回去,然后果断躺下装死。
    波比被盖老大抓回营,罚灌屎三斤。盖老大的意思是丫嘴太臭,给丫洗洗嘴。
    嗯,背后说人真不好。
    容易粗大事啊!

德玛历 10月31日  晴
    德邦的极品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今天出事的是菊花信。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菊花信想勾搭娑娜,娑娜把这事告诉了密友利欧娜,然后军营就都知道了。没错利欧娜是个大嘴姑娘。
    所以今天我今天总觉得拉克丝的脑袋上翠绿翠绿的。
    看见拉克丝的时候我们正在一起聊这事儿。
    哦,跟我聊天的是波比。
    我一直很好奇波比如此伟岸的身材怎么生出了如此强大的一个嗓门。
    然后只见红光一闪,我下意识的闪开,波比被终极闪光爽了个里焦外嫩。
    拉克丝哭哭啼啼把这事告诉了盖老大,盖老大一听这还了得,菊花信平日里对自己这个大舅子都百般欺压,现在倒好,居然欺负到自己亲妹妹身上,立马叫上我们去找菊花信算账。
    我们到了菊花信的总管府,菊花信看着怒气冲冲的盖老大吓得差点尿了。
    盖老大让菊花信给个解释。
    这孙子“扑通”一声就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痛诉自己的不是,说自己鬼迷心窍不该,下次再也不敢了云云。
    其实我发现皇上也是个搅屎棍子。
    我们正打算蹿腾盖老大给菊花信来点什么体罚的时候,皇上突然来了。
    皇上二话没说,啪的一个大嘴巴子甩到了菊花信脸上。
    回头告诉盖老大和拉克丝,你们撤吧,我来处理这事儿,回头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盖老大出了总管府说:尼玛的天亮了!
    可是我隐隐约约听到皇上的声音:“让你丫找女人,让你丫找女人!”
    基友们真有爱。
    这有些人那,就是这样,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完全不想想还有那么多没饭吃的人。
    最鄙视这些朝三暮四的高帅富了。

德玛历  11月1日 晴
记有意义的一天
盖老大今天美滋滋的,因为菊花信据说被官降三级,理由是藐视皇上威严。其实我知道菊花信被降职的真正原因是给皇上戴了绿帽子。
这样一来,菊花信官阶自然就比盖老大低了,现在属于跟我一个级别,皇上罚他来军营“体验生活”,盖老大把他分到我们哨兵班里,由我指挥。
我意识到盖老大是想借我的手好好整整菊花信。
好一手借刀杀人,盖老大真TMD卑鄙!他跟菊花信的恩怨居然要借我的手来报复!
不过我喜欢。
为什么?就因为丫成天作威作福,把我们这些穷丑矮龊不放在眼里。虽然菊花信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平日里也没给我坏脸色看。
上次我偷偷报信给他,丫说给我有奖励的,结果到今天还没兑现,这难道不能成为让我好好整他的理由么。
所以我安排菊花信站夜岗。
白天菊花信跟我们一起操练,下午我让丫去扫厕所,他不乐意了。怎么哨兵班还得扫厕所?
我说就是这样,我们哨兵班也兼着扫厕所,旁边的波比说是啊是啊,我都扫了很久了。
不知道营里的士兵们是不是都特别痛恨菊花信,所以今天给的粪量都挺足的。给丫累了个半死,好不容易扫完了厕所,晚饭的饭点也过了,又那么刚刚好到了替班的时间,所以菊花信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换上值班军服去站岗。
菊花信看着我都快哭了。
得意的笑。
本来军营一向都相安无事。卡特琳娜好像是为了庆祝菊花信正式加入哨兵营特意给了他一个惊喜。
没错卡特来袭营了。
我没有通报盖老大我说菊花信你带人上吧。
菊花信看着我一脸的纠结。
果不其然菊花信被揍了个半死。就他那么两把刷子明显干不过诺克萨斯头号战将卡特琳娜,不一会鼻青脸肿的回来告诉我说顶不住,我一看不好连忙通知盖老大,我说盖老大卡特来袭营了。
盖老大说哦,你派菊花信先跟她干着。
我说干过了,菊花信被揍了个半死。盖老大哈哈一乐说,兄弟们操家伙干她丫的。
好虎难抵群狼,卡特架不住流氓。
卡特一见我们人多势众,立马识趣的退兵了。
盖老大回来表彰三军,一看到菊花信的模样,眉头一皱说,加里奥你怎么能这样对赵总管呢,你这样是不对的。我看着盖老大那表情我乐的牙都快咬碎了。
菊花信估计恨盖老大恨的牙都碎了。
盖老大说换个人顶赵总管的班吧,顺便给他弄点吃的。掉头走出了营帐。
盖老大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小声说,干的漂亮。
我看着菊花信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
堂堂赵大总管,来哨兵营“体验生活”的第一天就是又累又饿又脏又臭,真是大快人心。
真是有意义的一天

(机场有很多学生,不知道是参加了什么活动一起回北京,于是我想起了我的学生时代,那时候写的最多的作文就是“有意义的一天”之类的,想想现在的学生们,比我做学生那会可幸福多了,至少他们不用写“有意义的一天”,特作此篇,留作纪念)

德玛历 11月2日  晴
    目送你离开。
    而我,已在千里之外。
    盖老大生病了,军营里忙前忙后的一大堆。
    我认为他是缺德事做太多了老天给他的报应。
    该。
    盖老大缩成一团窝在被子里,看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拿手捂着菊花。嘴里不停念叨着胡话,什么傻X什么傻X什么的。
    问盖老大情况,盖老大说他疼,菊花残了。
    大夫说他这是病。
    得电。
    我倒是很佩服盖老大,病成这个狗样了还能骂街。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到菊花信神色有些不正常,鬼鬼祟祟的。我想菊花信这么恨盖老大,会不会是他给盖老大下了药什么的害他?
    随后我到菊花信营帐里略微探索,我发现菊花信的床上居然有两个个布娃娃!
    我瞬间就不淡定了!菊花信这么一个大男人睡觉居然还抱着布娃娃!
    翻过布娃娃一看我更TM不淡定了!布娃娃背上居然写着两个大字:盖伦!
    更惊悚的是布娃娃的菊部地区居然插着三枚大铁钉!
    我说盖老大怎么会觉得菊花残了呢。
    我说还有一个布娃娃会是谁呢。
    三个字。
    矮油卧槽三个黑色大字:
    加里奥。
    刺痛我心!
    尼玛菊花信有这么恨我么。还好我发现得早,不然就粗大事了。
    于是我把布娃娃带到盖老大营前,告诉他这么般如此,如此这么般。盖老大一听这还了得,立马给我拿下菊花信,吊到操练场去!接着就是一声惨嚎:哎呀我的菊花!
    我立刻拔下布娃娃菊部的铁钉。
    盖老大立马生龙活虎神清气爽。仿佛又恢复了往常里铁打的菊花一般。
    菊花信一脸茫然,然后被盖老大的脑残粉们给挂在了操练场上。
    盖老大说
    加里奥你去给我做个布娃娃。
    我们相视一笑。

德玛历 11月3日  晴
给力的好运姐

    孽缘就不应该开始。
    应该把萌芽给扼杀在摇篮里。
    真到无法自拔的时候,后悔也难。
    今天营里报道了一个火枪手,盖老大看了她火器的威力,下决心要组建一支火器部队,这样就有足够的实力跟卡特琳娜对拼了。所以盖老大乐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总是面无表情很冷漠的反复擦拭着自己的两把火枪。
    皇上今天下令给盖老大升职了,封了个亲王什么的。
    薇恩老大跟盖老大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了,经常当着大伙的面眉来眼去的放电,电的周围一群穷丑矮戳晕头转向的。
    盖老大今天带狗腿子们去打野的时候又碰到了高日德大李子,不但没被大李子抢走反而还把大李子给抓捕归案。
    火枪营组建的很给力,不到半晌的功夫就组建完毕,废话,谁都乐意在后排对着敌人开大。不愿意冲到前面挨揍。皇上很满意,当着文武百官大大的表扬了盖老大一番。
    我突然觉得我这辈子永远都只能做个炮灰。
    盖老大对火枪手说今天你来的第一天各种喜事,肯定是你给我带来了好运气,干脆以后大家叫你好运姐得了。
    其实我听到好运姐嘟囔了一句:“笑而不语”。
    啥意思?
    下午各种怪事。
    厨房的米突然发霉了。
    魔法营的各种药剂的药效都挥发了。
    最可怜的是菊花信,正在扫厕所的他,突然发生了喷涌事件。
    据目击者描述,场面异常壮观,菊花信被屎尿浇了个透。
    我突然觉得菊花信比我可怜多了。
    盖老大很诧异,召集大家开会研究这到底是个啥问题。
    “哦,以前人家叫我厄运晓姐的。”说话的正是好运姐。
    一片沉默……
    看来没有绝对的运气一说。
    一下午菊花信都躲在房间里哭哭啼啼的。
    真像个傻X。
    波比笑的很开心,萨科笑的很开心,盖老大笑的很开心。
    三号傻X、二号傻X、头号傻X都很幸灾乐祸。
    真对得起他们的排名。

德玛历 11月4日   多云
    盖老大说,每一个穷丑矮戳的兵痞子内心都有一个梦想。
    试图将这个黑白的世界幻化的像自己内心一般五光十色。
    但事实上却总被残酷的现实击倒的爬不起来。
    每一个听盖老大训话的人都摆出一副有所思的表情,说盖老大真是字字珠玑,每句话都仿佛一把利刃一样,霎时间将我的内心处给穿透了。
    其实我觉得他们内心都在跟我说同一句话:我QNMLGB的。
    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内心都是不安分的,但又无力对抗无奈的现实,只能在心里默默抵抗。
    所以说我们这些P民都是内心强大的。
    菊花信除外。
    盖老大训话的时候,我们都在心里默默的对他亲属大不敬,只有菊花信一脸不屑,嘴里不知道嘀咕什么,而且一直都在喋喋不休,然后又那么凑巧被盖老大给发现了。
    盖老大虎目圆瞪。
    “mb的要说你过来说!”
    菊花信虎躯一震,双目几欲喷出火来,似乎要发泄出这些天在军营里受到的非人的待遇。
    我耳边仿佛还回荡着菊花信在战场上的口头禅:德玛西亚人永远不会倒下!
    他给吓尿了。
    菊花信果断跪下装死。
    这一刻,德邦的民族气节在菊花信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
    下午有一场战斗。
    卡特带了新帮手来叫阵,是一个挺喜欢唱歌的石头人,叫玛尔法特。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石头人家乡的方言,这家伙打你的时候总喜欢问你:疼吗?草!
    你想想一块几十斤的大石头给你一家伙你疼不疼吧。
    大家都管他叫疼吗草石头哥,简称TMC石头哥。
    盖老大琢磨着该放诱饵钓鱼了。
    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了有气节的菊花信。
    我说是啊,我们哨兵班都得做诱饵的,不信你问波比和萨科。
    点头。
    菊花信摆出一副“长枪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
    TMC石头哥真不愧是石头哥,看见菊花信挑衅就直接一个大撞了过来。
    菊花信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装死。
    我觉得菊花信真是一个天生的实力派。
    装死装的跟真的一样。
    一会还真的从复活泉冲过来,装的太像了。
    回头一定要送他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看看,这条件不拿小金人太可惜了。
    既然鱼上钩了,咱就得拿下吧。
    盖老大一声令下,咱们就把TMC石头哥给团团围住。
    我发现无从下手。
    废话,一堆石头你要怎么整他?
    砍成几块?怕是你大刀砍上去他还没事你的刀就已经崩掉了。
    趁我们纳闷之际,石头哥已经大摇大摆的溜回了自己大营。
    回到营地我们商量怎么办。
    盖老大说干他大爷的。
    萨科说,好的盖老大你上吧,我们给你呐喊助威。波比在旁边说是啊是啊是啊。
    我看到盖老大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说,盖老大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
    菊花信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跪下投降。
    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个好办法,盖老大说放你们MP!老子堂堂盖老大能跪下投降么!
    那我们该咋办?
    撤兵!
    ……
    民族大义!德邦气节!绝不做无谓的牺牲!
    德邦大军撤退,留下卡特和石头哥面面相觑。

德玛历 11月5日 晴
    今天盖老大教训了一个打野的野人。
    作为德玛西亚城的“无畏先锋军团的”最高指挥官,无论走在德玛西亚的那一寸土地上,盖老大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今天休息,盖老大脱下穿了一周的军营制服,换上了新买的狂徒铠甲,这样更能彰显盖老大的权贵气质,打算带着底下的狗腿子们去城外打打猎,放松一下心情。
    马路上的人熙熙攘攘,人们纷纷因为盖老大牛X的气质所折服,纷纷向盖老大胸前“头号傻X”的胸牌投来了钦慕的眼光,而盖老大却高傲的仰起头,因为高调是盖老大的座右铭。
    今天天气非常好,万里无云。盖老大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城外,打算找一些野怪练练手,路上的野怪看到盖老大高贵的气质无不夺路而逃,盖老大紧随其后,高喊着德玛西亚并挥舞着手里的长剑开始像个傻X似的转了起来,一小会野怪们就被统统打死了。
    周围的狗腿子们无一不被盖老大精湛的武艺给折服了,全都屏住呼吸,向盖老大投来无限崇敬的目光。
    盖老大带着狗腿子们正打算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喝口水什么的。一个狗腿子拿出毛毯摊在草坪上,盖老大微笑着坐了上去。
    这时,一个手里拿着大刀,一脸胡渣戴着头盔的家伙进入了盖老大的视野,瞧也不瞧盖老大一眼就挥舞着大刀学着盖老大的风车剑法转了起来,只是他转的速度比盖老大更快一些。盖老大一看这个家伙就知道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野蛮人,居然敢偷学盖老大的风车绝招。作为一个有钱有势的高帅富,盖老大憎恨一切试图模仿他的人,于是盖老大快步上前,操起德玛西亚之力给了那个蛮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个蛮子傻眼了,用生硬的德邦语说:“你……你怎么打人啊?”
    “哥打的就是你!你是蛮夷之人就好好做你的蛮子!风车绝招也是你这种傻X也能用的?哥在战场杀敌的时候你还在你蛮子妈的怀里吃奶呢!”
    “可……可我现在已经是蛮族之王,人人都管我叫泰达米尔!这是我们族里最荣耀的称呼!”
    盖老大更生气了:“蛮子就是蛮子!还妄图称王?你手底下有多少兵将?”
    这个蛮子简直就被盖老大的气质给压制住了,喃喃道:“有二十多个吧……”显然毫无底气。
    “哈哈哈哈哈哈……”盖老大豪迈的笑着“就你这点兵将也敢称王?你看我随便出来带的小弟都比你全族的人多!”说完盖老大又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盖老大优雅的掏出一条手帕,上面还有薇恩统领的唇印,盖老大轻轻的用它擦拭着自己的长剑。蛮子一看,立刻自惭形秽,既被盖老大威武霸气的气场所震撼,又羞愧的无地自容。
    盖老大优雅的将手帕掖进怀里,轻轻拂去粘在狂徒铠甲上的草根,扭头便走,伴随着后面传来盖老大已经听惯的敬仰、艳羡的赞叹中,盖老大闲庭信步的在狗腿子们的拥簇中走向德玛西亚城门。
    深藏功与名。

德玛历 11月6日 晴
    泛滥的同情心
    我记得波比跟我聊天的时候,我们一起痛斥过这个万恶的社会。
    然后又各自唏嘘。
    波比说加里奥你看当今军营里这么黑暗,盖老大又这么傻X,朝廷又这么腐败,完全可以提前退伍然后回家娶个媳妇生个娃做点小生意养两头猪什么的比在这里当兵逍遥多了。
    我笑而不语。
    你听一个傻X的建议,就明显把你自己的智商跟他拉到同一阵线了。
    很明显波比的智商是硬伤。
    奋斗这么久,好不容易从农村打入城市,没混出个人模狗样的就告老还乡?
    怎么面对家里的父老乡亲?
    你怎么知道人家不会戳着你的脊梁骨说你这傻X是混不下去了回家啃老?
    我做不到,虽然我现在只是小小的哨兵队长,但是前景无量。
    下午我一如既往的到大街上溜达。
    但我却发现城中心围了一圈人,德邦的人民有一个好习惯就是喜欢凑热闹。
    于是我也走上前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群中央躺着一个老头,双目紧闭,嘴角泛着白沫,看样子是晕倒了。
    路人冷漠,没有一个上去搀扶。
    我一看老头这副模样,立马上前将老头搀扶起来,掏出随身带着的水壶给老头喂了几口水。
    见老头悠悠醒转,我有些许欣慰。
    老头看着我,一把激动的攥住我,眼中泛着泪光,我想他应该会说说感激我之类的话,心想这也没啥,本想掉头离开深藏功与名装装13。
    老头攥着我的力气很大,嘴里挤出几个字:
    “你下手好狠,为啥把我打晕了,你得赔钱。”
    我X你个八辈祖宗的。
    老头要找执法队,我说你找吧。
    僵持不下。
    ……
    围观人群散开,盖老大带着狗腿子们来了。
    老头一看盖老大立马抱住盖老大的腿,哭的像死了妈似的说我咋打他咋侮辱他咋往他身上吐唾沫撒尿。
    各种惨无人道。
    我甚至都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打了他。
    这演技,没得说。
    盖老大二话没说就是俩耳刮子,打得老头一愣一愣的。
    “德玛西亚的子弟兵永远不会将拳头对准我们的百姓。”盖老大雄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有理有据,令人性福。
    盖老大在回去的路上问明了事情的经过,只说了一句话:
    “不要泛滥你的同情心,很可能前面就是陷阱。”
    我打算回营就收拾包袱。
    这社会太TM黑暗了。

德玛历 11月7日   晴
内衣大盗
    营里今天出大事了。
    据说是有变态。
    先是女兵营不少女兵丢了肚兜和内裤。
    再是女厕所总感觉有变态在偷窥,但是却总是抓不到人。
    盖老大突然之间大发雷霆,下令必须抓到这个变态。
    据说是盖老大珍藏的薇恩统领的小内内也被偷走了,这让盖老大气愤不已。
    盖老大把抓变态的任务交给了我,限令今天必须抓到,否则就吊起来。
    我感谢你盖老大的八辈祖宗。
    我打算从受害者身上做做调查。
    利欧娜被偷了三条内裤,五套肚兜。
    凯尔被偷了五条内裤,一套肚兜。
    我可怜的莫甘娜被偷的个精光,只剩身上穿的一套了。
    娑娜倒是好,一套都没丢。不是因为变态不想偷她的。
    用娑娜自己的话说就是:
    “哦,我一向都不穿的哦,么么哒。”
    卧槽,鼻血瞬间喷涌而出。
    我立马仰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填空默认装B样,掩饰内心的窘迫,眼角有泪划过。
    这娘们居然一直都是真空!
    不过还算打听出了一些有用的消息,这群姑娘发现最近总是有一团五彩祥云在附近转悠,这些姑娘认为是吉兆。
    在厕所被偷窥的女兵也说看到了这片五彩祥云。
    我认为这不是吉兆。
    就算不是凶兆,也是为了胸罩。
    问题肯定出在这朵来历不明的五彩祥云上。
    我把这一消息告知盖老大。
    盖老大一声令下,下令抓手术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常识问题捕这朵下流的云,追回女兵的内衣。
    我心说抓你mb啊!抓你mb啊!你抓个云我看看。
    盖老大不愧是盖老大,自有他的办法。
    诱饵战术。
    万物一理,万变不离其宗。
    我心说盖老大这个诱饵战术还真是百试不爽。
    我问盖老大我们到哪里埋伏,盖老大深锁眉头,吐出两个字:
    “娑娜!”
    我在心里X了盖老大一万次,我说盖老大你能不能再傻X一点,娑娜都是真空的,贼没得偷啊!
    盖老大笑的很猥琐,我知道她是真空啊……不然咱让莫甘娜做诱饵?
&nbs哈尔滨最好的癫痫病医院p;   ……
    我说娑娜绝B是最佳诱饵人选,没有之一。
    我们偷偷躲在娑娜房间的周围,衣柜里,箱子里,床底下等等一切可以隐藏的地方。
    盖老大说大家都要藏好,然后躲进衣柜里,偷偷留了个缝。
    人渣!
    当然我藏身的箱子也留了个缝,不然我咋知道盖老大也在监视着娑娜呢。
    我为什么要说也?
    到了晚上,娑娜上床假寐,特意把一条蕾丝边的小内内放在桌子上,盖老大刚给她买的道具。
    拙劣的演技,打呼一点也不像。
    只见一阵阴风吹过,慢慢飘进营帐一团金色的云彩。
    金云飘到桌子旁边,伸出一只毛绒绒的爪子来!一把攥住了那条蕾丝小内!
    盖老大一声爆喝:德玛西亚!就冲了出来。
    大家听到暗号纷纷从藏身之处钻了出来,我仿佛看到波比这贱人居然从娑娜的被子里伸了一下脑袋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大家把金云团团围住,盖老大伸手到云里摸索着,似乎摸到了什么,使劲把那东西从云里拖了出来。
    一只猴子!
    一只下流的猴子!
    猴子一见情况不对,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布片撒出去然后转身就跑。
    漫天飞舞着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内内。
    大家陶醉了。
    过了半晌大家才反映过来,随手抓了一两条塞进怀里就开始追猴子。
    猴子一看情况不对,立马躺下装死,我们早已见怪不怪了,菊花信的拿手绝招对我们不管用。
    上去一顿狠揍,把这下流猴子揍得鼻青脸肿。
    我们把它绑的跟个粽子似的挂在了操练场上,猴子脸上露出诡异的笑。
    突然猴子消失不见,一团五彩祥云急速飞走,留下一句话在耳边回响:
    “俺老孙还会回来的!”
    虽然跑了贼,但是贼赃都追回来了,大家纷纷检视战利品,都笑的很荡漾。
    一群傻X。
    我怀里的小布片是一条紫色的小蕾丝,边角用金线绣着“娜”。
    我拿着小布片还给莫甘娜。
    换回一阵掌声。

    都在我脸上。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强识博闻网 | 西安展厅设计 | 文都考研政治 | 月经周期不正常 | 人大新闻发布会 | 捕鱼机爆机码 | 室内家装设计